费贞绫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汖怎么读中专、非药学、四年内不过,还能做执业药师吗?-中国医药报

中专、非药学、四年内不过,还能做执业药师吗?-中国医药报

8月22日傍晚,参与《执业药师职业资格制度规定》和《执业药师职业资格考试实施办法》两个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修改讨论的专家之一、西安交通大学药学院杨世民教授来到自己居住小区的药店买药,发现店员们正在讨论当天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办公室、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联合发布的征求意见稿。
“这不是把我们中专生的晋升之路堵死了吗?”
有认识杨世民的店员抱怨道。
“不过,门槛高了也许是好事咧,执业药师的含金量提高了,职业前景更广阔了。”
另一名店员的看法截然相反。
“我都没想到,征求意见稿发布当天,连小区药店的店员都知道了。”
杨世民说。
征求意见稿为什么火爆?
哪些问题受关注?
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的采访。

学历门槛提升受关注
征求意见稿之火爆,最先体现在自媒体的阅读量达到“10万+”上。8月22日,微信公众号“药圈网”3个小时的阅读量就率先达到“10万+”。截至8月23日18点,近80万粉丝的“药圈网”,阅读量达到20万。
中国食品药品舆情监测中心监测数据显示,8月22日~8月28日11时,与征求意见稿相关的报道共计1144篇次。其中,新闻网站传播127篇次,客户端传播95篇次,微信传播729篇次,平面媒体传播8篇次,微博传播181篇次,论坛传播3篇次,博客传播1篇次。
作为我国著名的药事法规研究专家,杨世民早在1998年就参与修改《执业药师资格制度暂行规定》《执业药师资格考试实施办法》,这次依然是征求意见稿制定参与者。杨世民表示:“征求意见稿将报考资格由中专提升为大专,应该是最为引发关注的话题。”
他分析认为,两大原因导致出现这一结果。一是涉及人群广。我国有90多万名执业药师潘若瑶,每年执业药师考试大约有1/3的考生为中专学历。二是磨合时间长。早在2015年汖怎么读,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就启动了《执业药师资格制度暂行规定》《执业药师资格考试实施办法》修订工作此地别燕丹,经数次论证修改,并与人社部专业技术人员管理司多次征求意见和沟通后,形成了现在的征求意见稿,可谓“三年磨一稿”。
杨世民告诉记者:“2017年6月,我在北京还参加了征求意见稿的修改讨论会。之后,没有了消息。”他分析认为,征求意见稿之所以没有马上推出来,应该是业内意见分歧较大。果然,三年后一发布,反响如此强烈。
征求意见稿明确,考生学历门槛从中专提高到大专,目的是提高执业药师队伍的整体素质。
粉丝“雪雪”在“药圈网”留言中写到:“怎么办?我这名中专学历者是不是意味着以后不能报考执业药师了?太不公平了吧梅岭狮子峰!”引发粉丝点赞,高居留言榜榜首。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人赞同提高考生学历要求。粉丝“沙与沫”在微信公众号“药师在线”留言:“确实应该提高门槛,建立完整的药师法律与相关制度,从业人员专业资格应该提高到本科。执业药师要求应不低于执业医师要求,还要加入定期培训,希望国家大力整治行业乱象。”
杨世民则通过对比历史上和当今其他国家和地区对药师资格的要求,说明征求意见稿的相关规定是否涉及公平的问题——1943年我国就有了《药师法》方步亭原型,其中对药师的专业要求就是至少拥有大专以上文凭;1995年,杨世民研究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药师制度时发现,当时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对药师资格的要求是本科以上学历,而不是大专;2004年,美国、英国要求取得博士学位者才能参加药师考试;2006年,日本要求只有6年制药学专业毕业生才能参加药师考试。
杨世民认为,我国提高药师考试考生学历要求与大多数国家和地区是一致的,“这是执业药师制度的进步,既不迁就低学历者,也不直奔国际高水平,是与中国国情接轨的。”
“其实,中专学历要求提升为专科学历后,有志报考者可以通过参加自学考试等多个渠道获得合格学历王泽瑞,只要自己肯努力。”北京市一位基层食品药品监管人员告诉记者,有的药学专业中专生通过自考等渠道提升了学历,在工作中的表现也很不错。
专业要求应严格限制
征求意见稿要求考生报考资格是“具有药学类、中药学类及相关专业大专学历”。那么巴丹死亡行军,怎样理解相关专业呢?
在主要以药学专业人士为主的“药圈网”,粉丝“半夏”的留言得到众多粉丝点赞——“建议非全日制药学专业的都不可报考”。
一家上市公司质量负责人也坚决反对将“相关专业”扩大化。他说,不是药学、中药学专业人员,如看似沾边的化学专业人员,对药品专业知识掌握程度毕竟有限。“即使医学专业的人,我也不认为具有报考资格。药学是一门成体系的学科,需要潜心学习,而不是抱着培训课本通过几门考试合格了就能上岗了。”
青峰医药集团质量及合规部高级专员叶俊也认为:“依照现行考试模式,考生没有经过规范化培训,看几本书就来考试毒妇从良记,就能获得证书,这很难指导医生、患者合理用药。”
杨世民的建议是,相关专业不要规定得太宽泛屠神之路,否则执业药师的含金量不高,“要通过考试等制度,真正提高执业药师专业水平”。
征求意见稿还提到,“以四年为一个周期,参加全部科目考试的人员必须在连续四个考试年度内通过全部科目的考试”。
杨世民认为把考试周期延长为四年是一件好事,并建议过渡期时间不要设置得太急促,应该平稳过渡绒布小兔子。例如,教育部当年将研究生考试并轨,过渡期是三年。
暨南大学药学院宿凌副教授告诉记者:“如果把考试周期延长为四年,娄清虽然有利于考生通过,可时间拉得太长,是不是会遗忘所学的内容?大学本科教育时长也不过才四年。”
叶俊认为,执业药师的社会认可度不高,高学历药学专业考生不可能拿着较少的工资在零售药店卖药。如果考试内容在深度上不增加,也不增加医学知识,只延长考期,则有“注水”之嫌微策略。
上述上市公司质量负责人认为:“相关规定的制定不能以个人、群体利益为出发点,而是要以保证百姓利益、安全合理用药为根本出发点。”
“挂证”问题被重视
针对执业药师在职不在岗等问题,征求意见稿增加了“责令限期配备”“三年内不予执业药师注册”等规定。
对此,上述北京市基层食品药品监管人员非常赞赏。她表示,“国家层面越来越重视这个问题了,基层执法难题有望破解”。但目前征求意见稿并不能解决基层执法尺度的问题,需要出台更具体的规定。比如,如果执业药师请假没来上班,是否认定为“不在岗”?药店没有为执业药师上社保,是否视为“挂证”?
这位基层人员告诉记者,有些药店经营压力较大,面临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社区医院药品零差率销售,同时药店房租较高、单体药店进货价格缺乏优势等,现实的困难也是导致药店不够重视执业药师服务的主要因素。
宿凌告诉记者,执业药师培养模式应该是高校唱主角,而不是社会培训机构挑大梁。执业药师应在本科阶段打下扎实专业基础,毕业后能够从事药学工作,“就像医学专业学成后,能够到医院工作一样”。
叶俊认为,只有改变培养模式张无艳,提升专业水平、综合能力,执业药师才会有更多的流动空间义渠骇,也就有了可喜的市场前景,那时会有更多的人愿意从事执业药师工作,发挥更大的作用。
文/《中国医药报》记者 王晓冬
新媒体编辑:李硕
统筹策划:刘爽
中国健康传媒集团活动安排
第三期食品药品新闻宣传培训班

9月17-21日四川成都
《中国药典》血液制品质量控制培训班

9月12-14日四川成都
欲知详情请点击了解
或登录健康中国网下载报名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