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贞绫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汗斑丨 骑着马儿去库尔德宁 环游新疆四十天-刘子边走边唱

丨 骑着马儿去库尔德宁 环游新疆四十天-刘子边走边唱

骑着马儿去库尔德宁全椒人论坛。
天山申遗的四大节点:博格达、巴音布鲁克、库尔德宁—喀拉峻、托木尔—夏塔,一不留神,都去了个遍。也算游遍天山了。
10、八卦城 特克斯

八卦城,大名鼎鼎。网上下张图忠武郎,唤起大家的记忆。
八卦城特克斯是名城,始建于成吉思汗时期,由“全真七子”之一的丘处机规划雏形。民国时一位精通易经的县长发现,二次加工设计,再从中心广场出发,用20头牛拉出街道框架。由于街道环环相通,不担心堵车,便撤掉红绿灯,成为全国唯一一个没有红绿灯的城市——这个理论貌似站不住脚,北京都六环了,还是堵成狗。
特克斯河从城南流过,河谷丰饶,人丁兴旺,成为新疆的古文明重镇挑战纳粹。各种草原墓葬、石人、岩画密布,城西八卦公园内的博物馆,就珍藏了许多文物,值得一逛。

整个县城很八卦,城内有八卦城。城西有八卦公园,以易经、八卦文化为核心,进门立了个周文王铜像,传说是他发明的八卦。

八卦公园里有西部最大的八卦摩天轮,比乌鲁木齐红山公园的还大。可惜高度还是不够,拍不全特克斯的八卦全景图。要拍全景,只能坐热气球飞上天才行,可惜淡季不飞。
摩天轮倒是还营业,没有游人停着不动。我买了张票,居然也开——淡季的北疆,走到哪都算包场!


走在新疆,天山总与你如影随形,不在你的左手边,就在右手边。延绵2000多公里,不间断的绵绵雪山,既是这片土地的父亲,也阻隔着南北疆的交流。时至今日,很多生活在天山两侧的人麻伊琳,都没有去过另一侧,以至于彼此心存偏见。

摩天轮升到最顶上,能看到八卦城的大致形状刘小婉,以及奔流不息的特克斯河。特克斯城三面环山,一面临河,河谷、草原肥沃,真是人间宝地。
特克斯还有著名的喀拉峻草原、琼库什台,离县城还有200公里,风光不错。我一路草原、雪山、森林看得多了,对收费昂贵的“著名景点”也不感冒,短暂停留,便乘车去巩留县,库尔德宁。
值得一书的是巩留,是我见过最漂亮、环境最好的县城。整个县城建在森林中,到处是浓荫大树,建筑只是森林的点缀;城中心就有好几处湿地公园,草长莺飞,免费参观;九河汇聚,市中心主干道旁的小沟渠竟然不是摆设,流水满渠,清澈干净;人们安然自得,眼神充满悠闲和善。

巩留清真寺。在新疆,清真寺通常是一个县城里最美的建筑。
11、骑着马儿去库尔德宁
景区离库尔德宁镇还有几十公里,只能包车前往。秋季的北疆,一路都是美景。



路旁,山间的小瀑布。坐大巴旅游的人,往往见不到这样的美景。旅行最好的方式超级都市法眼,是找一个当地司机,也不要因为包了人家的车就觉得自己是甲方,友好相待,往往有很多意外的惊喜。

山野乐趣多。
库尔德宁是世界遗产地,有着国内最大的原始云杉林,是西天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域,所以过了十一,立马封闭末世杀戮进化,不让进。
央求了半天守门人,答应可以步行免费进入,但是车必须留在外面。从大门进到景区还有几十公里,开始犯难。
来了就不轻言放弃,跟司机商量,他在门口等待,我独自徒步进入。
山之大,令人绝望。以为爬上景区门口的山岗能看到一些什么,结果爬上去一看,背面是座同样的山,只有山脚的公路向天山深处延伸。又费劲下山,沿着公路走,能走多远算多远。

路边一头小牛含情脉脉。不远处的毡房里,牧民正在吃中饭。毡房外的树林里,几匹马儿正在吃草。
我决定去碰碰运气,借匹马骑骑。
哈萨克牧民很热情,端来奶茶。我问能不能租马到里面去,哈萨克牧民们都善意地笑起来。主人们商量了一下,答应了我。我没有骑马经验,竟是主人骑马走在前。

问他的名字,有点长谢语恩,一点没记住。他把他的坐骑让给我——他曾骑着它参加过昭苏的赛马大会,获得过第三名。
果然是好小伙,胸中有按捺不住的热情,活泼好动,四蹄有劲如雷霆谭君平,发型飘逸似杰伦。估计是白羊座的小伙子。

远处的喀班巴依峰,是库尔德宁主峰山南敬助,取名于哈萨克族的一个民族英雄。

见我和坐骑磨合完毕,主人不再牵着绳,由我自由发挥。
不过,看来杰伦还不喜欢我这个陌生人,总是急吼吼地想奔去找主人和同伴,难以控制。难怪明星们的马戏多找替身,新手骑马不仅辛苦而且危险,马儿奔跑起来颠得肝儿颤不说,还有可能被甩下马背。秘诀是放松身体,跟随它的节奏。
不久找着节奏,飞奔起来。马蹄哒哒,微风扑面,神清气爽,仿佛汪峰在耳边呢喃,“这是自由的感觉,这是飞翔的感觉”……难怪骑兵冲锋喜欢呜哇乱叫,马匹冲起来,豪情万丈,特别想长啸。
骑了两个多小时,已经屁股发麻,体力不支。到了一处林子,我们下马休息。

取下背包补充能量,才发现一路颠簸,包里装的苹果已被压成果泥,馕、巧克力也都碎成粉末胡友林,只好去河边洗干净。唯一担心的是相机被颠坏,拍几张,还行。

与杰伦合影。
奈何路途遥远,日近黄昏。没有信号,等待的司机难免担心,只好打道回府。如果不是司机还在等待,我愿意再往里走,找一户牧民家住下。

古道西风杰伦,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牛羊下山五磊寺。牧民归家艾特家族。

途遇老村长,一同前行。寂静的山谷,三人三骑,马蹄哒哒,流水哗哗,鸟鸣山涧,美好得无以复加。
牧民把我送到门口。任明廷下马,一摸,屁股有血迹,原来屁股已经磨破。

返回镇上,晚风中的河谷。
司机带我找了家镇上的小旅馆,旅馆都是一间房三个床,组团出来无疑更省钱。不过,一人饮酒醉,旅途更逍遥。
主人很热情潍柴吧 ,在他家买了蜂蜜。天山下的小镇,蜂蜜纯正无欺,是我记忆中,儿时山里蜂蜜的颜色和味道,我已经很多年没买到。这里为老板娘打个广告:微信号o1637346376,电话13779586370。
12、骑在马背上
骑在马背上的时候,有感而发,写下一首诗:
骑在马背上
想法高人一等
成吉思汗打算干翻世界
统治阶级高处不胜寒
牧民俯瞰牛羊,心生宽慰
胯下生起风来
仿佛男人多了条腿
我要去远处看看
很多事情于是发生
从此开始分野
有人巡视领地,像个王
有人抽上几鞭,
去做别人的王
马匹冲出草原和山谷
弯腰的人一脸惊愕
一不留神输掉家底
历史重新来过。
马真是个宝贝
吃喝随便
不用停下来拉屎
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
最后不行还可以放倒吃肉。
马匹骤然停下
或许觉得累了
下马,种上竹子或菊花
命名 南山
马栓门前,走到田野
渐渐退化成姓氏。
人说马肉是个好东西
马肠、马鞭也是
我下不去口,只好
看别人滋阴壮阳我的祖国妈妈,吃酒吃肉
如今,马儿被栓在各种景区门口
供人爬上 拍照
我好说歹说,骑着它去库尔德宁
马儿一路撒欢
解放了我的两条腿。又或许
是我解救了它的命
——2017年10月,《环游新疆四十天》,来到伊犁库尔德宁。跟哈萨克人骑马汗斑,骑了一下午,屁股都磨破。
文化快餐的年代,做一股用心感受、写字的泥石流。
如您喜欢,敬请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