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贞绫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沈阳奥体中心中剧毒命悬一线,为救他只能用那种方法了......-樱桃小说资源

中剧毒命悬一线,为救他只能用那种方法了......-樱桃小说资源


南宫浅,华夏医药世家的传人,一朝穿越,她成了南宫家又丑又傻的废物小姐。清冷的眼眸再次睁开,她再也不是昔日懦弱被人殴打的她。当废物变成天才,她光芒万丈,谁与争锋!洞房花烛夜,他霸道的承诺,“从今以后,你是我唯一的女人!”她翻身而上,勾起他的下巴,狂傲道,“今晚开始,你是我的男人,要是敢背叛,先奸后杀!”
第1章 挖你眼珠
玄天大陆,魔兽山脉东医七味。
痛!
南宫浅感觉全身如被车子辗过似的,无一处不疼,痛的几乎心脏都要停止跳动。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紧接着陌生的记忆如潮水般向她涌来。
她穿越了!
斗气为尊的玄天大陆!
势力庞大的龙腾帝国!
地位崇高的南宫家!
这个身体也叫南宫浅,十四岁,南宫家九小姐,废物?痴傻?不受家族喜欢?太子未婚妻?
“小贱人,你竟然还没死,命倒是挺硬的,那我就再好好的伺候伺候你。”
南宫浅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便看到一个长相十分漂亮的小姑娘,大约十四岁,身着一件浅绿色的长裙,袖口绣着淡粉色的牡丹,看起来很高贵。
女子是外姓沐王府的郡主,沐紫琪。
她为什么要杀自己,因为太子妃这个位置?
至于她会出现在魔兽山脉,是因为二堂姐和三堂姐告诉她,太子约她来魔兽山脉打猎。
以前太子从来不搭理她,现在主动约她,她便好好打扮一番独自来了这里。
没想到等她的竟然是沐王府的沐紫琪!
看来她信任的二堂姐和三堂姐也很想她死!
好一个借刀杀人!
南宫浅嘴角缓缓浮起一抹嘲讽的笑。
没想到天下间竟有如此狠毒无情的堂姐。
“看什么看,再看我挖掉你的眼珠子。”沐紫琪眼里闪过一抹狠毒,心里却是惊讶万分。
她用尽手段折磨南宫浅,还对她下了剧毒,竟然没有死,太不可思议了!
南宫浅眼见沐紫琪拿着银针一步步朝她走来,嘴角泛着一抹诡异的笑。
“小贱人,看我不刺死你。”沐紫琪目光阴冷,手里的银针狠狠刺下。
就在这时,南宫浅一把抢过银针,用力扎在沐紫琪的脖子上。
“啊——”
惊天动地的惨叫在魔兽森林里响起。
沐紫琪双手捂着血流满面的右眼,最后痛晕了过去。
而南宫浅手里捏着一颗血淋淋的眼珠子。
睚眦必报,是她的行事作风!
站在远处的四名男子见状,纷纷倒吸口冷气,眼里满是惊恐震撼。
最后有两人看着被南宫浅揉捏着玩的眼珠子,抱着肚子大吐特吐。
这个废物太变态了!
太血腥了!
太暴力了!
“贱人,你竟敢挖郡主的眼珠子,大家上,快点杀了她!”为首的男子杀气腾腾怒道。
南宫浅娇俏的脸上闪着慑人的寒意,明亮的眸子里是诡异的冷笑。
虽然她没有这个世界的力量,好歹前世是武者,这几人一看就不是强者,杀他们还是没有问题的。
咔嚓!
咔嚓!
咔嚓!
咔嚓!
南宫浅忍着全身剧痛,身形如鬼魅般,干脆利落的拧断了四人的脖子。
连续四声扑通,地上躺着四具尸体。
南宫浅拍了拍双手,在看到右手食指上的神农戒时,眼里是狂喜!
没想到神农戒和她一起穿越了!
神农戒虽小,却是一个充满灵气的空间,在里面种植东西能够得到很好的生长,要是种上稀有又珍贵的植物,还会让神农戒里的灵气越来越充足。
南宫浅笑了……
玄天大陆以斗气为尊,斗气修炼分为四个步骤:感气,聚气,行气,用气。
聚气就是将天地间的灵气引入自己的丹田,当它们汇聚在丹田后,便可以行气。
看来神农戒将是她修炼的好地方。
前世,她是华夏医药世家南宫家的传人,因为家传宝神农戒被追杀,最后带着神农戒自爆,跟敌人同归于尽。
既然上天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自然会用这个身份好好活下去。
不过现在这个身份,问题还挺多的。
痴傻?废物?中毒?
南宫浅狂傲的笑,前世她不仅是医药方面的天才,更是武者修炼的天才。
斗气?
她迟早会成为斗气强者!
意念一动,多田薰南宫浅凭空消失,进了神农戒里。
神农戒里繁花似锦,四季如春,绝对的世外桃源。
南宫浅坐在草地上检查自己的身体,冷笑道,“断了五根肋骨,右手脱臼,左腿骨折,十指全是小血孔,身中剧毒……”
沐紫琪还真是狠,都说十指连心,难怪以前的南宫浅会活活痛死。
好!很好!
今天的一切,将来她必定会还给她!
什么白莲花,绿茶婊,欺负她的人,她会统统把她们踩在脚下!
第2章 关门打狗
南宫浅在灵田里采摘了一些解毒的药材,忍着全身的剧痛慢步朝茅草屋走去。
在检测体内的毒时,她脸上露出一抹疑惑。
沐紫琪只给她吃了一种剧毒,为什么她体内有十几种毒?
而且中毒很久很久了……
她好像是五岁开始变得痴傻的,难道是那个时候有人对年幼的她下了慢性毒药?
正因为这样,毒性将她的经脉全堵,才不能修炼?
真是该死,最好别让她揪出来是谁!
南宫浅快速捣鼓着各种药材,最后拿出她炼药的宝贝——神农鼎。
可当她准备炼药时,才发现自己没有斗气,在这个世界没有斗气是没法炼药的。
南宫浅在心里狠狠诅咒给她下毒的人,最后只能直接吃药材。
如今她只有赌一把!
吃完药材,她迅速朝茅草屋后面的灵泉跑去。
刚进灵泉,南宫浅痛的身子直抽搐,肌肉猛地收缩,体内血液更是逆流。
瞬间,她有种自己要死的感觉。
嘴里控制不住发出凄厉的惨叫,犹如在接受世间最残忍的酷刑。
痛已经不是身体上的痛,而是痛到了灵魂深处。
她想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害她中毒的人,她绝对不会放过!
最后南宫浅彻底痛晕了过去,只见她脸上慢慢浮现出黑色的血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南宫浅才清醒,第一件事就是检查体内的毒。
当发现毒全部清除,经脉打通后,眼里闪着狂喜的光芒!
她终于能修炼了!
南宫浅激动的跳出灵泉,没想到脱臼的手,骨折的腿,还有肋骨竟然全部神奇的痊愈了!
直接打坐在地,她开始感受四周的灵气。
一个月后,南宫浅看着自己手心的斗气很是满意。
她终于拥有这个世界的力量,虽然只是一星斗者。
斗气等级:斗者、斗师、斗灵、斗王、斗皇、斗宗、斗尊、斗圣、斗帝、斗神。(每个等级分为一到九星。)
南宫浅高高兴兴的炼制了几颗简单的丹药,才离开神农戒。
虽然她在神农戒里待了一个月,但外面其实才过一天而已。
南宫浅悄悄回了南宫家,刚到自己住的院子门口,便听到一阵打骂声。
“狗奴才!谁让你们在这里放肆!”
一道凌厉又气势威严的声音响起,惊动了院子里的所有人。
紧接着,大家只看到一道鬼魅般的身影闪过。
啪啪啪啪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五名下人直接被打懵掉,呆若木鸡的看着面前一身杀气的南宫浅。
南宫浅嘴角是冷笑,八年前她的父母突然失踪,在南宫家只有爷爷护着她。
爷爷在家里时,自然没有人敢欺负她。
但自从两个月前爷爷闭关后,家里的奴才便各种欺负她。
现在仔细想想,恐怕都是她的两个好堂姐指使的!
“南宫浅,你竟然敢打我!”为首的桂嬷嬷目光凶狠的瞪着南宫浅。
南宫浅轻轻一笑,“打的就是你!”
语落,她右腿一抬,干脆利落的将桂嬷嬷直接踢飞出去。
“青灵,关院子门!”南宫浅朝远处惊呆的青灵命令着。
青灵一直是呆呆的,直到南宫浅的话将她惊醒,她立刻跑去将院子的门关上。
没想到失踪一晚的小姐回来了,还安然无恙,真是上天保佑。
小姐刚刚真的酷死了!
其它四名下人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宫浅,这是那个痴傻懦弱废物的九小姐吗?
第3章 教训奴才
“青灵,她们刚刚怎么打你的,现在你就怎么打回去。”南宫浅走到墙角边,拿起两根木棍,递了一根给青灵。
“小姐,我,我……”青灵手指哆嗦不敢去接。
南宫浅目光半眯的看向她,青灵立刻接过,小姐变得很不一样了,但这样的她,真的让人很喜欢!
这两个月,这些人总是欺负小姐,她虽然不满,但她一个小小的丫环,真的做不了什么。
南宫浅手指间银针飞出,几名下人还没有呼救,便齐齐晕了过去。
“小姐,她们……”青灵看着晕倒的嬷嬷们,眼里闪着亮光。
“往死里打!”南宫浅提着木棍毫不留情的开打。
青灵得到命令,又见她们晕了,拿着棍子狠狠的敲打着,“让你们欺负小姐,打死你们,打死你们……”
许久过后。
“解气吗?”南宫浅将手里的棍子扔掉,笑眯眯的看着气喘吁吁的青灵。
“太解气了!”青灵小脸微红兴奋的说,随即,她愁眉苦脸,“小姐,她们醒后……”
“别担心。”南宫浅勾了勾红唇,露出一抹神秘兮兮的笑。
只见她拿着银针走到几名嬷嬷身边,在她们脑袋上的几个穴位刺了刺,这样能让她们短暂性失忆。
所以她们醒来后,根本不会知道是她和青灵打了她们。
“小姐,你……”青灵觉得小姐变了,以前的她那么胆小,现在竟然还会用银针。
“喜欢现在的我吗?”
青灵重重点头,激动的要哭了,“小姐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人欺负我们。”
“嗯,我相信小姐。”青灵泪眼模糊道,虽然她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小姐变成这样。
但这样的小姐却是最好的,飙悍,霸气。
“南宫嫣和南宫思呢?”南宫浅摸了摸下巴问。
她从神农戒出来时周子冉,沐紫琪已经不在原地,想必已经回家。
青灵闻声,满脸的怒气,愤愤不平的说,“我今天早上看到她们有说有笑的和太子一起出去了。”
“哦。”看来她昨晚没回来,她们是认为她死了吧。
“小姐,你别伤心。”
“嗯,我去休息,别打扰我,把她们丢到院子外面去,免得脏了我们的地方。”南宫浅吩咐着,随即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青灵点点头,目光崇拜的看着小姐的背影,要是老家主出关,看到这样的小姐肯定会很高兴的。
因为爷爷的关系,南宫浅住的地方还是挺好的,她穿过走廊走向自己的房间。
只是刚打开房间的门,便有一道黑影朝她扑来,没有任何防备的她,瞬间被人压在地上。
等她抬头看去时,呼吸一顿。
压在她身上的男子有一双很漂亮的银色瞳孔,妖艳,冰冷,惑人。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银色瞳孔的人妖精当道,银瞳主人长着一张轮廓分明又特别精致的脸,绝对是她前世今生见过最美的男子!
“帮……帮我……”银瞳男子目光模糊的看着身下的女人ct队员,最后晕了过去。
看着趴在自己上半身的脑袋,南宫浅炸毛了!
这个色狼,趴哪里不好,偏偏趴她胸上!
她想推开他,才发现他全身冰冷,好像是毒发作了!
救,还是不救?
第4章 脱光他的衣服
南宫浅本来并不想管闲事,但在记起面前的男人是谁后,这个闲事她好像必须管了!
她就说这个男人怎么有些熟悉,竟然是龙腾帝国的第一天才,三皇子战无极!
因为他有双独特的银色瞳孔,再加上嫁进三皇府的女子新婚夜都会毙命,他便成了帝都鼎鼎有名的鬼王。
南宫浅仔细想过了,现在她无依无靠,应该找颗大树好乘凉,所以她决定救他!
战无极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水池里,四周飘浮着淡淡的白雾,附近绿草如茵,姹紫嫣红!
他记得毒发昏迷前,好像遇到了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有些熟悉,稍微思考,他便想了起来。
竟然是南宫家鼎鼎有名的废物,一直追着太子后面跑的花痴南宫浅。
“你醒了。”南宫浅双手环胸出现在战无极身后。
战无极抬头目光冰冷的看向浅笑嫣然的南宫浅,薄唇轻启,“这是什么地方?”
“我的地盘,把这份协议签订了吧。”南宫浅也不跟他罗嗦,把她写好的协议直接递给战无极。
战无极听到协议挑了挑眉,但还是伸手接过,看完后,他的脸直接黑沉沉。
“不可能!”
南宫浅见他拒绝,也不怒,反而笑意更浓,“你知道你现在没穿衣服吧!”
战无极低头看去,除了底裤,全身赤果果的。
他抬头怒目瞪着南宫浅,四周散发着一股强劲慑人的杀气。
这个死女人,竟敢脱他的衣服!
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碰他!
“我想堂堂鬼王一定不想裸奔回家吧。”南宫浅眼里闪着狡黠的笑,她从来不做亏本买卖。
战无极脸色黑沉,突然大手一伸,将岸边的南宫浅拖到了灵泉里,身形一动将她压在泉壁上,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银瞳里是嗜血的寒光。
“你想死?”
“不不不,要是我死了,鬼王也会死的。”
战无极挑眉,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南宫浅勾了勾红唇,露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自信满满道,“鬼王中了寒蚀毒,我可以帮你解。”
“别人也能解。”战无极不屑的冷哼。
南宫浅淡定从容的摇摇头,似笑非笑的说,“要是别人能解,鬼王又怎么会被寒蚀毒折磨到现在,你现在每次发作都越来越严重了吧,要是再这样下去,我可以肯定你绝对活不过两年。”
战无极想到某人的话,眼里涌起狂风暴雨,柳白也说他再不解寒蚀毒,很难活过两年。
“你不是痴傻废物吗?什么时候会解毒了?”战无极眉头微蹙,银瞳带着审视凝望她。
“这是我的事,你只要签了协议就行。”
“你在威胁我?”战无极目光阴冷的盯着她。
南宫浅笑嫣如花,“我怎么敢威胁鬼王呢,我们只是合作,各取所需,难道堂堂鬼王还怕我坑你不成,更何况我救了你一次。”
“别用激将法。”
“那你裸奔回去吧。”南宫浅耸耸肩膀表示无所谓。
“你觉得可能吗?”突然,战无极向她凑近。
“啊,流氓,王八蛋,不要脸,禽兽……”
南宫浅在感觉自己的腰带被人扯开后,惊的花容失色,他在做什么,脱她衣服!
第005章 祸水啊祸水
战无极嘴角是狠厉的冷笑,手里抓着南宫浅的外衣,他淡淡的瞄一眼她的胸,不屑的说,“两只小笼包是没有魅力让我变成禽兽的。”
什么!
他说她小笼包,虽然她发育的不是很好,但也比小笼包大吧!
“你眼瞎了吧!”南宫浅挺胸怒道,心里的小宇宙熊熊燃烧,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混蛋。
早知道他这么无耻,她就不应该救他。
她一星斗者,根本打不过他好吗?
又没有带银针在身上,不然她戳死他!
君子报仇不晚,今天的事她记住了!
“让你失望了,本王眼睛好得狠!”战无极傲声道,目光定在她那张气呼呼的娇颜上。
仔细一看,这丫头长得还不错,皮肤雪白如玉,唇红齿白,眉目如画,就是生气的模样也挺可爱的。
战临渊对她无视,是因为她痴傻,还是一个废物吧!
毕竟他是龙腾帝国的太子,将来的帝皇,怎么可能娶一个废物,那样岂不是会成为天下人的耻笑。
突然间,他有些瞧不起她,明明知道战临渊不喜欢她,还每天笑嘻嘻的追在他身后,让人看尽笑话!
“你放开我。”南宫浅想到自己上半身只有一件肚兜,脸不争气的红了。
前世今生,她第一次跟男子这样赤裸相对。
但不得不说,战无极的身材真是好得不行,原本帮他脱衣服时,实在让她惊艳了一把。
“我的衣服在哪里?”
“你签协议。”南宫浅不甘示弱的说。
战无极闻声笑了,刹那间,四周所有的花儿均失色。
南宫浅一时有些看呆,这个男人笑得起来简直要人命,祸水啊祸水,偏偏他克妻,真不知道还有哪个女人愿意嫁给他!
“我们这样一直坐着也行,要是你觉得无聊,还可以做些其它的。”战无极修长的手朝她肩膀上探去。
南宫浅啪的打掉他的手,“流氓,禽兽……”
战无极不再跟她废话,打横将她抱起,大步朝茅草屋走去。
南宫浅脸红了,这个霸道的男人,她都没允许,他干嘛抱她。
到了茅草屋,战无极看到自己的黑袍后,才将南宫浅放下,就那样站在那里优雅的穿着自己的衣服。
南宫浅拿着自己的衣服迅速转身套上,心里狠狠的咒骂着战无极。
“看在你帮了本王的份上,你要钱我会给你,至于帮你做事,你帮我一次,我也会帮你一次。”战无极穿好衣服转身看着一脸气鼓鼓瞪着他的南宫浅。
南宫浅咬了咬红唇,最后只能点头。
“空间不错。”战无极打量一圈后淡淡道,空气里全是药香味,在看到桌上的丹炉后,眼里有些诧异,她竟然是炼药师!
突然,他勾唇露出一抹嘲讽的笑。
要是战临渊得知南宫浅是炼药师后,他会做什么举动?
“那是当然。”南宫浅得意洋洋道。
“你真能帮我解寒蚀毒?”
南宫浅重重点头,提到解毒的事,她小脸上是认真的表情,“只不过你的寒蚀毒拖得太久,恐怕需要一些时间,而且药材也很特别,有些难找。”
“需要什么药材告诉我,我会安排人去找,你有什么条件?”战无极还是选择暂时相信她。
“我要你三年内保我性命无忧。”南宫浅扬着下巴笑道,这是她唯一的条件。
三年后,她应该已经强大,那个时候不再需要他。
“就这样?”战无极有些意外。
南宫浅重重点头,长长的睫毛眨啊眨,眼底深处闪过一抹狡黠。沈阳奥体中心
第006章 伪善的白莲花
与战无极谈好后,南宫浅便带他出了神农戒。
“小姐,小姐……”
南宫浅看了看身边的人,他还要坐在这里吗?
这混蛋没事闯来南宫家做什么?
战无极看南宫浅一眼,飞身从窗户跃了出去。
南宫浅打开房间的门,看着一脸怒气的青灵,“怎么了?”
“小姐,她们和太子回来了。”青灵为自家小姐感到很委屈,怎么说她也是太子未婚妻,可是太子根本瞧不起小姐,还和别人一起侮辱她。
“回来了呀。”南宫浅黑溜溜的眸子转来转去,嘴角噙着一抹浅笑。
青灵愣住,为什么小姐不生气?
打发走青灵后,南宫浅悠哉悠哉的朝院子外面走去。
南宫家不愧是龙腾帝国数一数二的大家族,装潢的美仑美奂,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假山花园,美不胜收。
她刚走到花园,便听到一些男女说话的笑声。
南宫浅迅速隐到假山后,小心的朝远处张望,只见走在最前面的是南宫思和南宫嫣,在她们中间穿着华丽锦袍的男子正是太子战临渊。
看着那张俊逸的脸,南宫浅嘴角是不屑的笑。
真不知道以前的南宫浅为什么会喜欢这个薄情的男人。
战临渊从来不拿正眼看她,每次看着别人捉弄她,取笑她,侮辱她,他没有为她开口说过一句话,反而对她是各种嘲讽和辱骂。
好歹他们之间有婚约,她至少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
南宫浅眼里闪过一抹凌厉的寒光,这样无情的男人不好好教训一番,她就不叫南宫浅!
南宫思和南宫嫣脸上是温柔娇美的笑容,看来她们都喜欢战临渊,都想做太子妃。
只可惜,她南宫浅和太子有婚约,暗地里,她们恐怕早就想让她死。
“太子哥哥,你竟然来南宫家了,是来找我的吗?”南宫浅突然从假山后面跑了出去,甜美的脸上带着花痴的傻笑,伸出双手就要去抱战临渊。
战临渊见状,神情一冷鲥鱼多刺,俊脸露出厌恶,身子一动躲开了南宫浅。
“别碰我!”
南宫浅咬了咬红唇,可怜兮兮的哽咽道,“太子哥哥,浅浅真的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呜呜……”
旁边的南宫思和南宫嫣在看到突然跑来的南宫浅时,早就吓傻了!
她怎么还活着!
沐紫琪没有杀了她吗?
昨晚南宫浅都没有回来,她们也就认为她死了!
为什么她现在好端端的回来了?
这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两人努力的眨眨眼,再眨眼,南宫浅还是站在她们面前。
“思姐姐,嫣姐姐,浅浅脸上长东西了吗?为什么你们那么惊讶的看着我?”南宫浅扬着小脸一脸茫然不解,一副傻子模样神器传说。
“没,没有。”南宫思快速恢复笑容。
南宫浅突然抱住南宫思的纤腰,委屈道,“思姐姐,我昨天迷路了,最后掉到了悬崖下面,好怕怕哦。”
南宫思心里很纳闷,难道昨天沐紫琪没有去吗?
“别怕,有思姐姐在。”南宫思轻轻拍打着南宫浅的肩膀,眼底快速闪过一抹狠毒。
“太子,你看思思就是心地善良,还去安慰这个傻子,自己跑出去玩摔到悬崖下,活该。”南宫熬看向战临渊,不忘夸奖自己的妹妹。
战临渊是将来的帝皇,他自然希望自己的妹妹嫁给太子。
战临渊看向南宫思,脸上不再有厌恶,南宫思从小天赋好,十五岁是七星斗者,在南宫家天赋还算不错,人长得漂亮又温柔大方,他还是挺欣赏的。
“二哥,浅浅害怕,我当然要安慰她。”南宫思将她善良的形象演得特别逼真。
南宫浅在心里冷笑,松开南宫思,走向战临渊,伸手就要抱他。
战临渊立刻躲,南宫浅追,顿时场面有些乱。
南宫思和南宫嫣见状,都想在战临渊面前表面,于是两人去拦南宫浅。
见她们过来后,南宫浅故意放慢脚步,最后三人扭成一团,全部倒在地上。
趁着这个机会,她衣袖里的银针,狠狠刺向了南宫思腰部的某个穴位。
“太子哥哥,你为什么不让我抱?”南宫浅爬起身,委屈十足的看着战临渊。
战临渊满脸嘲讽和厌恶,冷冷道,“南宫浅,明天我会让人送休书来南宫家。”
南宫浅刚想说什么,突然地上的南宫思疯颠的大笑,还在脱自己的衣服。
一时间,全场的人懵逼了!
第007章 互相打脸
南宫浅在心里偷笑的看着发狂的南宫思,女人腰部有个穴位,只要用银针刺激,便会让她有中药的兴奋感。
南宫熬在反应过来时,脸色非常不好看,立刻走上前抓住脱衣服的南宫思,他想制止,但此时的南宫思兴奋的根本停不下来,最后他迫不得已,一巴掌狠狠挥了出去。
啪的一声,南宫思瞬间清醒。
在看到自己衣衫凌乱时,啊的一声尖叫,满脸羞红。
她刚刚在做什么,竟然当着太子还有南宫家其它子弟的面脱衣服。
刚刚怎么回事?
好像有人在她腰部扎了下,她迅速抬头看向一脸吓坏傻呆的南宫浅,是她吗?
不会的,这个傻子怎么可能?
那就只有南宫嫣!
南宫思看向地上的南宫嫣,南宫嫣因为南宫思原本的举止,惊的一时忘记从地上起来,直到南宫思目光冰冷的看向她,她才赶紧起来。
铛——
银针从她衣袖里滑落,直接掉在地上。
南宫思在看到银针时,怒容满面,也不顾太子在这里,大步走上前一巴掌狠狠甩了出去,“南宫嫣,你竟然用银针对我下手,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毒,呜呜,太子,你要为我做主。”
打完人后,南宫思委屈十足的走到战临渊面前,一张小脸早就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战临渊目光阴沉,看着外衣凌乱的南宫思,脸色非常的不好看。
再看向刚刚掉到地上的银针,也差不多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自己处理。”战临渊冷声丢下一句话,一脸不悦的大步离开。
南宫嫣在战临渊走后,才从那一巴掌里回过神,欲哭无泪道,“太子,不是我,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南宫思早就气坏了,这会儿见南宫嫣不承认,走上前狠狠骂道,“贱人,你竟然敢对我下手。”
说着,又是一巴掌。
南宫嫣连挨两巴掌,她又没有做,顿时心里怒火大涨,伸手也抽向南宫思。
一时间,南宫思和南宫嫣扭打在一起。
站在旁边的南宫浅看得一脸欢乐,狗咬狗真精彩!
远处的墙上,一身黑袍的战无极坐在那里,嘴角不自觉的微微扬起全志a31。
别人或许没有看到南宫浅出手,他却看得清清楚楚。
原本离开后,走到一半又返了回来,最后跟着南宫浅来到了花园。
这丫头还真会演戏!
以前不是很傻么,怎么突然不傻了,还知道用银针伤人,更会炼药解毒。
突然间,他对她充满了好奇,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南宫浅!
想到自己和她的约定,他心情莫名的很好。
她说让他护她三年周全,看来他有三年时间好好了解她。
“思姐姐,嫣姐姐,你们别打了呀,呜呜,好怕怕……”南宫浅故作一脸惊恐,想上去劝架又不敢劝。
南宫熬见状,怒目瞪着她,“滚认错吉他谱!”
“哦。”南宫浅乖巧的答道,转身离开。
身后是南宫思和南宫嫣的骂声,还有各种劝架声。
南宫浅嘴角扬起一抹冷冽的弧度,这只是开始而已……
刚回到房间,南宫浅便看到战无极坐在她房间的窗台上,不是走了吗?
“刚刚的戏真精彩。”
“多谢夸奖。”南宫浅微微笑,毫不谦虚,他刚刚跟去了么?
战无极,“你没有忘记太子说明天给你送休书吧。”
南宫浅抿了抿唇,挑着眉,不以为然的说,“随便他!”
战无极愣住,像看怪物一样看她,“你不是很喜欢太子?”
“谁说我喜欢他?”
“……”战无极。
“你怎么神不知觉不鬼的,真不愧是鬼王,哎,为什么嫁给你的女人新婚之夜都会死?”南宫浅娇美的脸上满是好奇的跑到他面前。
“想知道?”
南宫浅重重点头,真的很奇怪。
“你嫁给我试试不就知道了。”战无极银色的瞳孔里闪着耀眼的光芒。
第008章 本姑娘休了他
“切,我可不想死。”南宫浅撇着嘴,能重新开始生活,她惜命的狠。
听着她拒绝的话,战无极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一脸鄙视,“胆小鬼!”
南宫浅瞪了瞪他,哼道,“你不需要用激将法,你克死了那么多新娘,以后还有谁愿意嫁给你,真是可怜,我好同情你哦。”
战无极脸黑了。
“会不会是因为你的寒蚀毒在跟她们同房时,传染把她们毒死了任长箴,对,没错,肯定是这样。”南宫浅双眸猛地发亮拍了拍大腿,一脸她很聪明的模样。
不然她还真想不出是什么原因。
她又开始同情那些女人,为什么要嫁给鬼王呢!
不过这个男人长得人神共愤,又有一双特别迷人的银瞳,就算是鬼王,恐怕帝都中也有很多爱慕他的女人。
真是红颜……蓝颜祸水!
“……”战无极。
“你怎么还不走?本小姐要休息。”南宫浅开始赶人,仔细想想从昨天遇难后,她就一直没有睡觉,这会儿真的有些困。
战无极目光凉凉的看向她,她是第一个敢赶他走的女人。
虽然他的鬼王名号很吓人,但还是很多女人想挤进三王府。
“什么时候把药方给我?”战无极摸了摸下巴。
南宫浅想了一会,正色道,“你体内的寒蚀毒,我还需要好好检查一下,到时候才能定夺,毕竟你的毒太久,我不想大意。”
前世她救死扶伤,对于打算出手救的人,都会特别认真,不想出任何差错,以免坏了她医圣的名号。
“什么时候检查?”
“明天晚上吧,你派人来接我。”南宫浅微微笑,黑亮亮的眸子转来转去,分明就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好。”
“记得轰动一点。”南宫浅朝他眨眨眼。
战无极看了她一会,点点头,飞身一闪消失在窗台上。
南宫浅朝窗户跑去,外面已经没有他的身影,这家伙的速度真快,听说他是龙腾帝国鼎鼎有名的天才,真不知道斗气到了什么境界。
打发掉战无极,南宫浅迅速闪进神农戒里,她现在是一星斗者,要知道南宫思可到了七星斗者,她得抓紧时间修炼。
这个世界斗气才是王道,只有强悍的实力,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这一晚,南宫家挺热闹的。
只因为南宫思和南宫嫣的事闹得非常大,两人友好的关系彻底打破。
南宫思恨死了南宫嫣,害她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形象,让战临渊都没安慰她便走了。
南宫嫣觉得肯定是南宫思故意陷害她的,好让太子认为她是什么狠毒的女人。
两人都没有想到是南宫浅做的,毕竟南宫浅一直傻傻的,根本没脑子。
翌日,南宫浅还在呼呼大睡。
青灵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脸上很是着急,还有些愤怒。
“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怎么了?”南宫浅揉了揉惺松的眼睛。
青灵一脸愤愤不平,看着南宫浅欲言又止,小姐对太子一片痴心,她说出来,她肯定会很伤心。
但如今,她不得不面对,毕竟……
“小姐,太子派人送来了休书。”青灵咬了咬红唇小声道,边说边看南宫浅,生怕她做出什么惊人的事。
南宫浅伸手打了个吹欠,神色平静,想了一会指使青灵拿来笔和纸。
青灵虽然莫名其妙,但还是立刻去准备。
“小姐,你写退婚书!”在看到南宫浅写了什么后,青灵惊讶的张大嘴巴,一脸不可思议。
南宫浅签上自己的大名,将退婚书递给青灵,“拿去给太子的人,就说是我南宫浅要退婚!”
“小,小姐,这……”
“乖,去吧!”南宫浅朝她眨眨眼。
青灵满脸疑惑,这真的是自家小姐吗?
“我已经看开了,以后不会再追瞧不起我的人包身工教案,我会为自己好好活。”南宫浅放下笔神采飞扬的说,娇美的脸上是灿烂的笑容。
至于战临渊,他一定会后悔的!
第009章 找人爆他菊花
战临渊在看到侍卫递上来的退婚书后,气得脸色铁青,勃然大怒,那个废物竟然敢对他写退婚书!
这不是在侮辱挑衅他的权威吗?
南宫浅悠哉的吃完早餐,打算去街上逛荡一番,顺便买些她需要的药材。
前世她是救死扶伤的医圣,神农戒里种的都是治病的药材,唯独没有毒草药。
对以前的她来说,用毒是下三滥的手段,她不屑于用。
可如今她斗气不强大,身边危机四伏,总归需要一些保命的手段。
虽然战无极答应护她三年性命无忧,但她在南宫家,他在三王府,远水救不了近火,她自己得有些保命手段。
没有强大的力量,她能做的便是靠毒!
十四岁的南宫浅早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白皙的皮肤水灵灵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捏捏,一双有神的丹凤眼波光流转,绝色的容颜上带着高傲冷艳的神采,周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慑人寒意。
以前的南宫浅不爱打扮,在两位堂姐的教唆下,怎么丑怎么穿,脸上总擦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胭脂。
今天的她重新打扮一番,走在街上瞬间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对于四周火辣辣,色眯眯的目光,南宫浅一律无视。
“小美人,咦,你是南宫浅?”
突然,一道油里油气的痞笑声响起,南宫浅抬头看着面前一脸惊讶的年轻男子,眉毛一挑,嘴角泛着高傲的冷笑。
柳源,帝都柳家的三少爷,以前没少欺辱她。
“让开。”
柳源怔了怔,这是以前那个痴傻胆小的南宫浅吗?
为什么他感觉很不一样,特别是她现在的眼神,冰冷的犹如锋利的刀子。
“南宫浅,太子不喜欢你,不如你跟着我,我一定会好好待你。”柳源色心大起,伸手就去抓南宫浅。
今天的南宫浅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下凡,身形曼妙,比以前不知道美多少倍,为什么他之前就没发现呢?
眼见对方的手就要抓到自己的肩膀,南宫浅手里的银针狠狠戳了上去。
“啊——”
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柳源看向自己的右手心,好几个触目惊心的小血孔。
南宫浅嘿嘿笑,身为医圣,她银针还是挺多的。
敢轻薄她,扎死你!
“少爷,你怎么了?”跟在柳源身后的下人立刻围了上去。
柳源痛的面目狰狞,目光凶狠的瞪着南宫浅,这个废物竟然敢拿针戳她,今天不好好教训下她,他就不是柳家三少爷!
“你们几个抓住她,将她带回去,老子要叫人轮歼她,该死的废物,竟然敢伤我!”柳源咬牙切齿的怒道。
轮歼?
南宫浅好看的丹凤眼危险的眯起,眼底深处快速闪过一抹慑人的犀利光芒,原来对方喜欢这种重口味?
nnd,她是不是应该找一群男人爆了他的菊花!
柳源的仆人得到命令,立刻迈步朝南宫浅冲去。
南宫浅手里的银针刷刷刷的全部飞出,那些人还没走几步,膝盖一痛,全部跪拜在地。
“哟,你们对本小姐行如此大礼,我真是受不起。”南宫浅夸张的笑道,眼里是玩味的光芒。
站在旁边的柳源目瞪口呆,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南宫浅,这真是他认识的南宫浅吗?
南宫浅迈着莲步朝柳源一步步慢慢走去,嘴角是诡异的笑。
轮歼?
那她就毁掉他的宝贝,让他以后再也不能行那种事!
“啊……”
鬼哭狼嚎又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在街道上渗人的响起。
四周围观的人均是身子一缩,像是第一次认识南宫浅。
南宫家九小姐,痴傻废物,天天跟在太子身后跑,早已经在帝都鼎鼎有名,无人不晓。
可是今天的她,着实让大家全部吃了一惊!
“她……她真的是南宫家九小姐吗?”人群里有人惊声说道。
“这跟我们认识的南宫浅完全不一样啊,可是她的确是南宫浅啊。”
“天啊,她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
人群里一句接一句都在讨论南宫浅,柳源倒在地上痛苦哀嚎,却没有一人上前去帮他,谁让他是出了名的恶霸,经常欺负良家妇女,大家都觉得他活该。
对于南宫浅踢他的命根子,众人除了震惊外,更多的是在心里称赞。
这会儿她在他们心里的形象瞬间变得高大上!
南宫浅鄙夷的看一眼地上的柳源,转身潇洒离开。
街道不远处的路边停着一辆奢华又精致的黑色马车,一看就知道马车主人非富即贵!
第010章杀鸡儆猴
“主子,三小姐已经离开。”坐在马车外的人向车内的人恭敬的禀报着。
“嗯,找人剁了柳源的右手。”马车里传出一道强势不容人质疑的男声,他不是别人,正是战无极。
他没想到在街上会碰到南宫浅,还看到她收拾柳源的画面,小丫头真是变了很多。
这一刻,他只觉得她身上充满了神秘,等待着他一点点去挖掘!
南宫浅离开后去了一家药材店,让掌柜把所有含有剧毒的药材都给她。
掌柜的有些傻眼,但看到南宫浅拿出的银票后,双眸放光的立刻给她准备。
南宫浅看着桌上摆放的毒药材,嘴角是狡黠的笑,以后南宫家谁敢欺负她,就算不立刻送他们上西天,也要用这些毒药材好好折磨一番,让他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她要么不狠,要真狠起来,却是异常可怕的!
南宫浅刚回到南宫家,便有两名嬷嬷朝她气冲冲的走来,“家主叫你立刻去会客厅。”
“你在跟谁说话?”南宫浅挑眉,从今天开始,她得好好竖立她的威风,不然这些下人还真的爬到她头上去了。
刘嬷嬷讥笑的瞅一眼南宫浅,阴阳怪气道,“傻子,当然是跟你。”
啪啪啪啪啪——
南宫浅伸手就是几巴掌,将说话的刘嬷嬷打得眼冒金星,瞬间脸肿的像猪头。
“废物,你竟然敢打刘嬷嬷。”旁边另一名嬷嬷见状,瞪大眼睛怒道。
南宫浅笑了,甩手就是几巴掌,霸气道,“本小姐教训的就是你们!”
“你……”两名嬷嬷捂着自己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宫浅。
南宫浅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神情冷酷的犹如地狱阎罗,一字字说道,“记住,我是南宫家九小姐,身为下人,不做好下人该做的事就算了,还欺负到主子头上,看来你们还没有学会怎样做一个下人,唐管家,你立刻滚过来!”
一声怒吼,将附近所有的下人都惊住。
刚好走出来的唐管家听到有人叫他滚过去,勃然大怒,立刻冲了出去。
在看到是南宫浅时,眼里闪过一抹鄙夷,横眉冷眼道,“你找我什么事!”
南宫浅甜甜一笑,一巴掌狠狠抽了上去,沉声道,“这就是你跟主子说话的态度?”
唐管家被打的双眸冒火,这个废物敢打他?
四周的下人全部傻眼,一脸吃惊的看着南宫浅。
南宫浅自然知道他们都在,今天她就要杀鸡儆猴,让他们好好看看,她南宫浅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任由他们欺辱的九小姐!
“你……”
“唐演,你别忘记我爷爷是老家主,我是他的亲孙女,就算我是傻子废物,身份也比你高一等,瞧瞧你教导的下人,竟然欺负到我头上,这不就是在侮辱我爷爷,难道你们觉得在南宫家,你们比我爷爷更有地位?”南宫浅冷笑。
语落,唐演和地上两个嬷嬷,以及周边曾经欺负过她的人,均是身子一僵,背后阵阵发凉。
南宫雄是什么人?
虽然现在有新家主当家,但在南宫家权位最高的还是南宫雄!
偏偏南宫雄是出了名的超级护短!
虽然南宫浅是废物傻子,他对她的疼爱却一分不少,反而比其它子孙更好。
南宫雄在家时,他们自然不敢欺负南宫浅,只要他不在,他们便会各种欺负她,谁让以前懦弱的南宫浅根本不敢告状。
“九,九小姐,我……”
“我看你这个管家不必当了马吟吟。”南宫浅一脚狠狠踢向唐演。
她可没有忘记唐演是大伯的人,而南宫思是大伯的女儿。
估计近两个月下人越发不顾忌的欺负她,肯定是南宫思教唆的。
唐演倒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满头冷汗,心里直打鼓,“九小姐,求你放过我,以后我绝对尊敬你,而且我是家主选的管家,我……”
“等爷爷出关再说,以后谁再敢对我不敬,就是今天的下场!”南宫浅边说边扫向四周的人,最后潇洒的离开,留下一个绝美又狠厉的背影给众人。
所有下人均是倒吸口气,再也不敢去招惹南宫浅,她连唐管家都敢打,他们这些人去惹她,不是作死吗?
南宫浅并没有去外院的大厅,而是直接回了自己住的院子,家主叫她去,她就去吗?
现任家主是她的大伯,南宫牧。
要不是爹娘八年前失踪,现在南宫家家主肯定是爹爹。
记忆里,她没有见过的爹爹英俊潇洒,修炼天赋好,娘亲貌美如仙,温婉动人,两人简直就是神仙眷侣。
可他们突然不见了……
第011演,继续演
“小姐,不好了,你,你怎么还在这里呀,家主派人到底在找你发丘中郎将。”青灵在看到南宫浅坐在房间的桌边时,神色慌张的大叫。
南宫浅放下手里的药材,笑容甜美的看着青灵,“来,跟着我做,深呼吸,吐气,再深呼吸,吐气……”
青灵哭笑不得,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她还有心情跟她开玩笑。
“小姐……”青灵跺跺脚,急得不行,这次可不是下人找她,而是家主。
“乖,以后要淡定,不要总是大惊小怪的。”南宫浅露出一抹俏皮的笑,继续分着桌上的药材。
青灵眨眨眼,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淡定,当她看到桌上的药材时,惊讶道,“小姐,你认识这些药材?”
要知道小姐测出不能修炼斗气时,从此对修炼的事再也不敢兴趣,更不会去认识什么药材。
“嗯。”
“你,你怎么会认识?”青灵吃惊不已。
南宫浅抬头,明媚的大眼里闪着神秘兮兮的光芒,狂傲道,“你家小姐懂的不止这些,以前我不过是伪装的,现在我不打算再演戏了。”
青灵嘴巴张得大大的,像不认识南宫浅似的,装的?
“哎呀,我忘了正事,家主叫你赶紧去外院大厅。”想到正事,青灵拍了拍脑袋,不管小姐以前是不是装的株洲神龙谷,这样的她都比以前好。
“找我去做什么?”南宫浅脸上的笑容消失。
青灵咬了咬红唇,忧心忡忡道,“太子来了,看起来非常的生气,还有沐王府的郡主来了,哦,还有柳家的人也来了,他们都气势汹汹的要找你。”
太子生气肯定是因为小姐写的退婚书,但沐王府的郡主杀气腾腾的找自家小姐做什么?
还有柳家的人,那阵势活像要撕了小姐。
青灵在心里急得快哭了,这才一天的时间,小姐又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竟然让他们全部在同一天的傍晚来找她算账!
她的小心脏惊的快要承受不住啦!
这会儿老家主闭关,家主又瞧不起小姐,到时候他们还不知道会怎么对付她黄裕翔。
南宫浅高高挑眉勾了勾嘴角,今天是什么好日子,竟然把他们全部弄来了?
不过也好,一次性把问题解决,免得一个个来找她麻烦。
他们有时间折腾,她还没时间呢。
南宫浅收起药材,带着青灵朝外院的会客厅走去,刚到会客厅,便看到里面站满了人。
其中南宫牧,战临渊,沐紫琪,还有两个中年男人都坐着,其它人均站着,南宫思和南宫嫣也在其中。
“浅浅,你怎么现在才来,快点向太子道歉,他一定会原谅你的无礼。”南宫思快步走上前,亲切的握着南宫浅的手担忧的劝道,一脸为她着想的表情。
南宫浅在心里冷笑,演,继续演!
她这话可直接给她定了两个罪,一个是迟来,意思在说她不把家主放在眼里,另一个就是说她对太子无礼。
“哦,我刚刚在茅厕拉肚子,思姐姐总不会让我提着裤子来这里见家主吧。”南宫浅眨眨眼一脸的茫然,对方能演,她当然也可以演。
噗……
大厅里响起一阵低笑声。
南宫思的脸色微变,但很快恢复正常,为什么她感觉南宫浅有些不一样了呢。
可是看她茫然的眼神,又觉得好像没有什么不一样。
那几个被打的嬷嬷醒来后什么都忘了,自然不知道是南宫浅打的她们,南宫浅刚在外院教训下人,他们还不及向南宫思禀报,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南宫浅变了。
“你现在赶紧跟太子陪罪吧。”南宫思温柔的笑,心里开心不已。
战临渊如昨天所说,真的派人送了休书过来,可是她刚刚听说,南宫浅竟然写了一封退婚书给太子!
她是不是脑袋抽了?
还是说看到休书太生气,所以写了退婚书?
她本还以为她会痛声大哭,要死要活,然后跑到太子府去求战临渊不要休她。
南宫浅抽出自己的手,身姿笔直,面若冰霜的看着战临渊,傲声道,“我为什么要陪罪?难道只允许他写休书,我就不能写退婚书?”
战临渊闻声怒火滔天,他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怒瞪着南宫浅,“你这个废物凭什么给本殿下写退婚书!”
“我想写就写。”南宫浅黑眸里猛然涌起强劲的霸气,将一屋子的人全部震惊住。
这真是以前那个痴傻懦弱的废物吗?
那一身睥睨天下的傲气,惊艳全场!
第012章气死人的本事
战临渊的脸微微扭曲,双眸睁得大大的,一脸不置信的看着南宫浅,女子一身纯白长裙,满头青丝随着外面的风刮过轻轻抚弄着那张清丽的绝世容颜,尽现一身风华。
这真是以前那个总是跟在他身后哭的废物?
为什么他看到了惊艳?
“就因为我是太子,只有我能写休书!”战临渊压下眼里的惊艳,冰冷的瞳孔布满怒气瞪着南宫浅。
他可是龙腾帝国的太子,怎能让一个废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伤了他的自尊!
南宫浅笑了,这一笑四周万物均失色,风华绝代!
南宫家年轻的男子弟纷纷呆呆的看着她,他们从来没有想到,她笑起来竟然那么的美。
就是南宫思和南宫嫣两人眼里也满是惊艳,这一刻,她们终于认清一个事实,南宫浅变了!
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听她们的话,把自己穿的乱七八糟,更不会把自己的脸涂成丑兮兮的大花脸。
“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婚书是先皇跟我爷爷定的,先皇已经不在,不如等我爷爷出关再决定,你,也没有资格对我写休书!还是说,你想忤逆先皇?”南宫浅巧笑嫣然道。
战临渊身子一震,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忤逆先皇,虽然先皇已经过世。
南宫思见战临渊脸色不太好看,神情也是微微一变,她没有想到南宫浅竟然会说出这种话,这不是以前的她,绝对不是,她到底是谁?
南宫嫣满心的诧异,以前那个大声说话都不敢的南宫浅,竟然把太子说的哑口无言。
“南宫浅,你这个贱人!”坐着的沐紫琪突然起身,面目狰狞的瞪着南宫浅,只见她右眼带着一个精致小巧的圆形面具。
南宫浅看了看沐紫琪,嘴角是愉悦的笑,夸张的叫道,“哎哟,郡主怎么成了独眼龙!”
噗……
又是一阵小小的笑声响起,但在南宫牧威严的眼神下,大厅迅速恢复安静。
沐紫琪气得满脸通红,咬牙切齿的盯着南宫浅,活像要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你还敢说,都是你,是你挖了我的右眼珠!”沐紫琪气急败坏的怒道,天知道她在魔兽山脉醒来,回想一切时,只恨不得立刻杀了南宫浅。
但眼睛太痛,她只能先回沐王府。
南宫浅眨眨眼,轻轻的笑,“全帝都的人都知道我是废物,听说郡主斗气修炼天赋好,我能挖你眼珠吗?要是我真能挖你眼珠,那不就表示你也是一个废物吗?”
沐紫琪气得说不出一个字,目光含恨的瞪一眼南宫浅,她转身朝旁边的中年男人走去,“父王,她在狡辩,就是她挖了我的眼珠,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呜呜……”
南宫浅看向那名国字脸的中年男人,原来他就是外姓沐王爷,听说他年轻时为龙腾帝国打下了一半江山,最后才被封了王的,是龙腾帝国第一个外姓王爷。
“南宫浅,你竟然敢伤害我的女儿!”沐绪宁眼里闪着慑人的寒光,他相信自己的女儿不会说话,只是这个废物竟然能挖了紫琪的眼珠子,实在让他惊讶了一把。
“哦,王爷这是在承认郡主是废物吗?”南宫浅微微笑。
“……”沐绪宁。
“我相信王爷比我更明白一个道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废物和废物打架,郡主输了就是输了,要是我被挖了眼珠,是不是也该跑去沐王府找郡主算账?”南宫浅不紧不慢从容不迫的冷冷道,眉宇间带着清冷。
“你……”沐绪宁被说的哑口无言。
南宫浅勾了勾红唇,最后看向另一个中年男人,笑嘻嘻道,“想必这位便是柳家家主吧,你来找我是因为我踢了柳源的命根子吧!”
柳贺听到后半段,气的脸色铁青,“南宫浅,你还好意思说,你竟然让我的儿子不能再人道,今天我要杀了你!”
“不对不对,我只想问柳家主一句话,要是你的娘子和女儿被人强歼,你说她们是抵抗呢,还是乖乖躺着被强歼呢?”南宫浅眼里闪着狡黠的笑。
柳贺瞪大眼睛,老脸一红,沉声道,“你在胡说什么!”
南宫浅掏了掏耳朵,吊儿郎当的笑说,“柳家主年龄不大吧,难道耳朵不好使,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大夫瞧瞧?”
“你……”柳贺同样被气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愤恨的瞪着南宫浅。
南宫浅看了看一屋子的人,拍了拍双手,微笑的勾唇,“大家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第013章恶心的想吐
“南宫浅,你太无礼不知羞耻了!”南宫牧猛地站起身,神情严肃的看着南宫浅,只是在看清那张脸时,眼里快速闪过一抹痛楚。
“哦,我不知道大伯什么意思?”南宫浅故作不解的望着他。
“你对太子写退婚书就是无礼,不知羞耻是因为一个女孩子当着大家的面,竟然说强歼这样的字眼。”南宫牧双手负在身后沉声道。
南宫浅是南宫家的耻辱,这次趁着父亲闭关,一定要把她赶出去!
南宫浅挑挑眉,看了看南宫思,“大伯这话就错了,要是哪天思姐姐被强歼,难道你要她不说,忍气吞声?”
南宫思面色一白,愤恨的瞪着南宫浅,她在胡说什么!
“你……”南宫牧瞪大眼睛,气得说不出话。
大厅的屋顶上,坐着一名白衣男子,男子脸上带着一张奢华精致的金色面具,此时他嘴角微扬,很明显心情特别的美。
从南宫浅踏进大厅的门,他便一直坐在上面。
所以刚刚大厅里发生的事,他全部听得一清二楚。
好一个南宫浅,气死人的功夫倒是不错!
突然,他身形一动,瞬间消失在原地。
“南宫浅,你今天休想走出这里!”沐紫琪往前一步厉声喝道,今天无论如何,她是绝对不会让她这样离开。
“南宫浅,你让我儿子断子绝孙,我管你什么借口,今天你必须付出代价!”柳贺气势汹汹道,他堂堂柳家,岂能让她欺负。
战临渊听着这两人的话,坐在那里没有任何表示,碍于先皇,他现在不好发作斯琴高美,好在有沐紫琪和柳贺替他收拾南宫浅。
南宫浅双眸微眨,清新美艳的脸上闪着慑人的寒芒,这么说来,他们俩人是要致她于死地了?
刚刚太匆忙,她根本没有时间炼制毒,这会儿她没有保全手段啊。
可是她却一点也不担心。
“是嘛!你们想要怎么对付我?”南宫浅笑得眉眼弯弯,战无极答应傍晚会轰动的来接她去三王府,现在应该差不多来了吧。
她的话刚落,大厅外面响起一道好听又冷酷的男声。
“南宫家今天这么热闹,看来本王来的很是时候。”
南宫浅快速转身,便看到战无极缓缓朝她走来,这让她有些惊讶,他竟然亲自来了!
黑色精美的长袍遮盖住他笔挺颀长的身躯,俊美的容貌美得令人窒息,轮廓分明的脸上带着狂傲,特别是那双冷艳的银瞳有着藐视天下的霸气,似四周所有的人都不被他放在眼里。
整个人散发着一股王者般的气魄!
众人在看到战无极时,纷纷惊讶,竟然是帝都鼎鼎有名的鬼王,他怎么会来这里?
南宫思和南宫嫣眼里均是惊艳,其实她们都清楚,帝都第一美男非战无极莫属。
她们都爱慕他,但因为他娶的新娘全部被他克死,碍于他鬼王的名号,她们都不敢嫁给他。
毕竟她们不想死!
没想到他竟然会来南宫家,这让她们芳心一阵乱跳。
南宫牧惊讶了下,立刻迎了上去,“不知道三王爷会来府上,有失远迎。”
战无极神情冰冷并没有说话,只是看向南宫浅,许久过后,他薄唇轻启,“南宫家主,我是来接九小姐去我府上的,可以吗?”
虽然是疑问句,但那语气却不是在寻问,而是在表达,他必须带走南宫浅。
南宫牧怔了怔,脑海里只有一个字,接?
堂堂三王爷竟亲自跑来南宫家接南宫浅这个废物?
他什么时候和南宫浅关系这么好了?
南宫思和南宫嫣闻声,脸色刷地惨白,心里是控制不住的羡慕嫉妒恨!
虽然战无极的鬼王称号让帝都的女人都感到顾忌,但却毫不影响大家对他的喜欢。
可现在他却说,他亲自来南宫家是接南宫浅的!
全帝都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有如此荣幸,南宫浅绝对可以算得上第一个!!
“可,可以……”南宫牧结结巴巴道,一对上战无极那双犀利的银眸,他哪里敢说半个不字。
战临渊闻声,眉头蹙了蹙,大步朝战无极走去布氏鲸,沉着脸道,“三皇弟和浅浅很熟吗?”
听到浅浅两个字,南宫浅忍不住笑了。
要是以前的南宫浅听到,估计会乐开花,可现在听在她耳里,只恶心的想吐!
第014章气得差点吐血
“浅浅?太子什么时候跟她那么熟了?”战无极薄唇轻扬露出一抹讥讽的笑。
四周的人均是倒吸口气,帝都除了皇上,估计也就三王爷敢跟太子用这种嘲讽的口气说话。
战临渊脸色倏地变得超级难看,他哪里不明白战无极是在嘲笑鄙夷他。
但他毕竟是一国太子,岂是战无极一两句话就能打倒的。
“比起三皇弟,我和浅浅当然很熟,毕竟以前她天天跟在我身后跑,还是我的未婚妻。”战临渊俊逸的脸上明显露出一抹明显的得意。
他没有想到三皇弟竟然会和南宫浅有交情,该死的,她什么时候背着他跟他有关系了!
就算他不要南宫浅,也绝不允许三皇弟跟她有染!
“哈哈哈……”南宫浅突然捧着肚子大笑,就差没笑出眼泪。
太子在说什么,说她是他未婚妻!
这真是她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见过不要脸,但绝对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渣男!
战临渊见南宫浅大笑,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大步走到她面前,目光阴沉,“你在笑什么?”
南宫浅故意伸手抹了抹眼泪,像看笑话似的看着战临渊,冷笑道,“你说我是你的未婚妻,这不是很好笑吗?”
“难道你不是我的未婚妻?”战临渊以前恨不得她离他有多远就离多远,但现在听她这样说,心里莫名很愤怒。
“我想太子没有忘记你给我写了休书,我给你写了退婚书吧,虽然最后还得等我爷爷定夺,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的是,从今以后,我不再是你的未婚妻!”南宫浅扬着精致的下巴霸气的放下狠话。
这种渣男她永远不会要!
战临渊身子一僵,双眸里涌起滔天的怒意,她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告诉他,她不再是他的未婚妻!
南宫思和南宫嫣怔愣过后,嘴角都露出嘲笑,南宫浅到底怎么了?
以前喜欢战临渊喜欢的发狂,现在竟然主动退婚,不过不管怎样,这对她们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战无极听着这话,嘴角不自觉的往上张扬,战临渊现在心里应该气极了,是不是有一丝后悔呢?
“是吗?我突然打算不跟你退婚了。”战临渊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她越想远离他,他越要抓着她不放。
既然她让他不爽,他也要让她不爽。
南宫浅听完也不怒,反而浅浅笑了起来,睁着一双明媚如水的美眸,欣喜道,“难道太子爱上我了?”
她欣喜的眼神让战临渊特别的受用,看来她还是喜欢他的,这让他心情没来由的变好。
“只要你以后好好跟着我,我会好好待你。”战渊临目光不再那么冰冷,语气也放轻柔了很多。
战无极挑了挑眉,绝世容颜一片阴霾冷沉,目光冰冷慑人的看向南宫浅,刚刚还觉得她有骨气,可是看着她带笑的眼睛,他在心里瞧不起她。
她就那么喜欢太子?
南宫浅眨了眨眼,红唇勾起一抹漂亮的弧度,就在太子以为她会答应时,她绝决的说出三个字,“不可能!”
一时间!
大厅死一般的安静,众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南宫浅在说什么,太子都不介意她的无礼放肆,她竟然还是拒绝了!!
要知道全帝都可是很多女人想要嫁进太子府的。
战无极脸上的阴霾瞬间消失,薄唇紧抿的盯着南宫浅,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让他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他还以为她会重新投进太子的怀抱,那样他真的会鄙视她!
“你……”战临渊气得差点吐血,她竟然如此不给她面子,刚刚他还以为她会马上答应,该死!
南宫浅转身不再看战临渊,对着战无极笑眼眯眯道,“无极,我们走吧!”
一声无极将大厅的人再次震撼住,她竟然那么亲昵的叫三王爷无极!
三王爷的名字,是她一个废物叫的吗?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众人更加大跌眼镜!
“好,浅儿,我们走。”战无极神色温柔的轻声道。
然后,两人并排走了,丢下一群傻眼的人。
战无极竟然叫南宫浅,浅儿?
这么亲昵的称呼,就好像他们才是未婚夫妻一样。
堂堂三王爷何时用那么温柔的口气跟一个女人说过话!
第015章一脸受宠若惊
南宫思和南宫嫣再次羡慕嫉妒恨,阴毒的眼神就好像要在南宫浅身上戳上万个血窟窿。
战临渊神情阴冷无比,目光直直的盯着南宫浅和战无极的背影,真是该死,他们这样做是在侮辱他!
战无极,我不要的女人,你也休想得到!
出了南宫家,南宫浅便看到一辆黑色精致的马车停在对面的道边。
她大大方方的上了马车,随意找了一个位置坐下,马车里异常的宽敞,中间有一个红木精雕的四方小桌,上面摆满了各种精致的糕点,她毫不客气的拿着吃了起来孙成刚。
“饿了?”战无极见她那么随意,神色微微变得不再那么冰冷,他竟然一点也不讨厌她这种随意,反而觉得他们之间就应该如此。
要知道其它哪个女人敢在他面前不懂规矩,他早就怒了。
南宫浅重重点头,口齿不清,“能……能不饿吗?现在正是吃饭的时候,我刚刚浪费了那么多口水……”
“……”战无极。
“到你家有饭吃吗?”南宫浅乌黑发亮的双眸眼巴巴的盯着战无极,小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战无极脸黑,怒道,“你觉得我堂堂三王府会没有饭吃?”
“哦,有吃就好。”南宫浅说完低头专心吃糕点。
“你刚刚利用了我吧?”
南宫浅抬头,眨眼再眨眼,甜美的笑道,“你说过护我三年,难道不应该帮我吗?”
“……”战无极。
马车缓缓行驶,很快就到了三王府。
见王爷的马车回来,方管家立刻迎了上去,笑容满面,“王爷,你回来了。”
战无极淡淡的应了一声,率先下车,然后是南宫浅,可是南宫浅突然一个没踩稳,身子朝地上栽去。
“啊……”
南宫浅没有砸在地上,而是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四周是一股清新有点苦的味道,对于前世常年围着药转的她来说,却一点也不难闻,反而觉得好闻。
她知道,这是他经常用药,才会留下的。
突然,她有些同情这个男人,虽然她没有仔细给他检查,但也能猜出寒蚀毒发作时,他要承受怎样的痛苦。
是什么人那么狠毒,对他下那么狠又难解的毒。
他应该中毒有十几年了吧!
“你是小孩子吗?下个马车也不会。”战无极黑着脸训斥道。
“十四岁在我……”南宫浅鼓着脸不服的反驳,然后闭嘴,她其实想说,十四岁在我们那里就是小孩,未成年呢。
“在你什么?”
南宫浅看着她银色深不见底的瞳孔,心里微微一惊,这是一个心思很缜密的人,他是不是听出了什么?
她撅了撅嘴,哼哼道吕萌希子,“在我心里,十四岁就是小孩子。”
“十五岁都能嫁人为妻生子,竟然还说自己是小孩子,你脸皮有多厚?”战无极冷哼,她这是什么逻辑?
“我喜欢,我乐意。”南宫浅朝他吐吐舌头。
旁边的方管家张着嘴巴傻傻的看着自家王爷和他怀里的南宫浅,这不是南宫家三小姐吗?
王爷怎么会和她在一起,还那么亲密的抱着她?
这还是他从小照顾他到现在,第一次看到他跟女孩子亲密接触,实在是太诡异了。
但又让人觉得开心,王爷因为身中寒蚀毒,一直不愿意和女人接触,以前娶妻也都是皇上施压,他心不甘情不情愿娶的,可最后都死了。
现在他终于主动和女人接触,他能不高兴吗?
“方伯,晚饭准备了吗?”战无极看向方管家问道。
“准备好了。”方焱反应过来后,立刻答道。
战无极看向怀里的女人,淡淡的问,“你喜欢吃什么菜?”
南宫浅眨眨眼,竟然还问她口味,嗯,不错不错。
“我喜欢吃鱼,各种做法都喜欢。”说到吃的,南宫浅双眸冒光。
“方伯,你让厨房去做各种味道的鱼。”战无极说完,抱着南宫浅朝王府大门走去。
南宫浅一脸受宠若惊。
这待遇太它妈好了!
好的让她感觉有什么猫腻似的!
虽然以前的南宫浅对战无极并没有关注,但也听过他的各种传闻,杀伐果断,千年寒冰,生人勿近,目中无人,高傲的不可一世。
可是现在他竟然让厨房给她做各种鱼,会不会太反常了?
随即想到他有求于自己,便也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南宫浅猛然想起,她还在他怀里,顿时俏脸微微有些绯红。
这是他们第二次亲密接触!
想到上次在灵泉里的事,她撇了撇嘴,心里暗骂,无耻之徒!
第016章这么敏感?
“刚刚没有扭到脚?”战无极挑眉问。
南宫浅想了想,原本的确是扭了一下,才会只踩到边缘,然后往下掉的,她动了动右脚,发现真的有些疼。
“好像…有点。”南宫浅闷声道,只能任由他抱着,反正他们都已经赤裸相对过,她也没什么好矫情不好意思了。
战无极带南宫浅去了他住的院子,随即将她放在软榻上,没过一会,便有一名白衣男子风度翩翩的走了进来,俊美干净的脸上带着一丝优雅的笑。
“咦,你带了一个女人回来?”看到南宫浅时,柳白双眸瞪得圆圆的,一脸吃惊。
“她扭了脚,去拿最好的药膏过来。”战无极冷冷的瞥一眼傻眼的柳白。
柳白反应过来后,伸手指着容貌清丽的南宫浅,嚷嚷道,“她不是南宫家九小姐,太子的未婚妻吗?你在做什么,怎么把她带回了王府?”
南宫浅撅嘴,霸气侧漏道,“喂,谁说我是太子未婚妻,我已经把他休了!”
“啥?”柳白再次傻眼,脸上是不可置信。
南宫家九小姐天天追着太子跑,这件事早就闹得人尽皆之。
她现在告诉他,她把太子休了!
“去拿药。”战无极语气不悦。
柳白在对上战无极冰冷警告的目光后,立刻灰溜溜的跑去拿药,脸上尽是疑惑,不对劲,不对劲……
须臾,柳白迅速拿了药膏过来,只因为他太好奇,为什么战无极会把南宫浅带到了三王府?
“你出去。”战无极伸手抢过柳白手里的药膏,开始赶人。
柳白看着空空如也的手,非常的不满,“你会治病,还是我会治病,她哪里受伤了,我帮她擦药。”
战无极冷笑,目光凉凉的盯着他,“难道擦药这种事我不会做?”
对上他渗人的目光,柳白身子一个罗嗦极道兵器,要不要露出那么吓人的表情,他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这样对他!
重色轻友的家伙!
随即他反应过来,嘴巴张得大大的,伸手指着战无极,久久说不出话。
他竟然要亲自帮南宫浅擦药,这真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以前他那么厌恶女人靠近他,更不会去靠近女人,现在他却要……
“出去。”
柳白眨眨眼,在感觉某人身上散发那股慑人的气息时,立刻跑了出去。
这个混蛋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一直帮他解毒的大夫!
没人性!
“那个,还是我自己来吧。”南宫浅见战无极坐在软榻边真要帮她擦药,有些傻眼,虽然她是答应过他帮他解寒蚀毒。
可是现在她还没有行动,他就不怕她骗他?
到时候白白对她好了?
战无极并没有说话,而是打开药膏瓶,伸手在她洁白如玉的脚腕上寻找伤处。
他的手指异常冰凉,刚碰上,便让她缩了下脚。
“这里?”见她缩脚,战无极以为是他刚碰的那里。
“不是。”南宫浅脸颊有些发烫,目光亮晶晶的盯着战无极,他认真的模样竟然挺有魅力的。
要是放到现代,简直就是霸道总裁,不知道会迷倒多少姑娘。
战无极目光深深的看她一眼,打算继续找。
南宫浅立刻坐起,指着脚腕某处,“就是这里。”
然后就是安静的擦药,南宫浅被他修长的手指一碰,便想缩脚,最后战无极索性强势的抓住她的脚,让她根本没法动。
“这么敏感?”战无极放开她的脚低声道。
南宫浅的俏脸控制不住红了,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她大声嚷道,“谁像你一个大男人皮糙肉厚,姑娘我皮肤白嫩又薄,当然敏感。”
战无极放下药膏,鄙视的看她一眼,冷哼,“真要比皮厚,恐怕没人比得了你。”
“……”南宫浅怒。
好女不跟恶男斗!
南宫浅本来挺生气的,不过在看到一桌子的各种美味的鱼后,不好的心情瞬间一扫而空。
看在战无极特意为她准备鱼的份上,她就大人不计小人过。
“你家厨子做的鱼真好吃!”尝了一口水煮鱼,南宫浅脸上露出满足的笑。
“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这里可是三王府。”柳白傲声道,目光在南宫浅和战无极身上扫来扫去,绝对有奸情!
南宫浅看一眼柳白,眼里闪过一抹狡黠,“鱼是好吃,就是刺太多,要不你帮我挑挑?”
柳白差点被口水呛住,一脸惊呆的看着南宫浅,伸手指着自己,“你让我帮你挑鱼刺?”
南宫浅看一眼面无表情的战无极,然后看向柳白点头,难不成她还敢叫战无极帮她挑鱼刺么?
她可不敢侍宠而娇,更何况,战无极根本不宠她。
他会帮她擦药,会对她好,不过是因为她答应帮他解寒蚀毒。
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公子:谁挑的鱼刺呢?
温馨
提醒
1
所有分享内容均为网站免费内容,如需购买请到首发网站购买正版......
2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