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贞绫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治疗湿疹小偏方严君凌VS沈欢颜 陌上花开卿归来-少女阅读

严君凌VS沈欢颜 陌上花开卿归来-少女阅读
第1章 一碗堕胎药“啊……疼……阿凌,不要……”宫苑深深,偏僻的冷宫内传来阵阵痛呼。沈欢颜已经怀孕六个月了,却被男人狠狠的压在冰冷的大床,狂风暴雨一般的侵犯让她的纤弱身子如同暴风雨中的小舟一般。“疼?那就给我好好受着!”严君凌掐着沈欢颜的下巴,逼着她只能看着自己,“说,严君轩强,还是朕这个正牌夫君让你更爽!”“他……没……”话语被撞击的零零碎碎的,变了味道。严君凌的眸光阴鸷,“那就给我忘了严君轩那个丧家之犬!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着朕是怎么上你!”他拽起她的头发,逼着她看着他怎么样的侵犯她,眼中的恨意尖锐的像是刀子一样,“沈欢颜你也没有想到朕能再度登上这至尊之位吧!而你倾力辅佐的严君轩不过是个孬种!为了苟延残踹将自己的女人扔给朕!又或者,你现在很后悔,后悔当初没有一刀杀了朕!”严君凌的眼中是刻骨的恨意,曾经他将一颗心捧到她面前,不曾想遭受最惨痛的背叛。那个时候他身中剧毒,命悬一线,她为了荣华富贵毫不犹豫的投到严君轩的怀抱。椒房独宠,七天七夜宫殿的大门不曾打开,她的盛宠让全大厦的女人嫉妒不已。从哪儿之后,那个单纯天真,意气风发的凌王死了,现在活着的是踏着尸山血海,从地狱爬出来的人间帝王。“痛……阿凌……停下来……孩子……会伤到孩子的……”沈欢颜的身体痉挛卡簧刀,声音无比凄厉,她竭力的蜷缩着身体,想要护住肚子的孩子。严君凌的视线停留在她的小腹上,眼中的恨意几乎喷薄而出。她爱若珍宝的维护,像是一把刀刺进她的心中,压抑多时的怒火咻的一下被引爆,将他最后的理智炸成碎片。孩子!她是他的王妃,却怀了他死敌的孽种,却还有胆子求他手下留情!呵!可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沈欢颜,你得多天真才以为我会让你生下这个孽种?”严君凌忽而将她推开,拿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掀开帷幔,“小安子,药呢?”小太监很快端着一碗汤药停在沈欢颜面前,“娘娘,请用。”沈欢颜拉过被遮住自己,刺鼻的药味让她蹙起眉头,苍白的脸色却让她看起来更加惹人怜惜,“我不喝。”这一定是一场噩梦。他怎么舍得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严君凌冷冷地望着她,说出的话凉薄刺骨,“自己喝或者朕亲自‘请’你喝!”“严君凌,对不起你的是我,你要怨,要恨,我都忍了,可孩子是无辜的!”沈欢颜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个人阿凌,她的爱人从来都不会这样的冷漠无情。“无辜?只要你是他母亲,他就不无辜!还是你以为,朕会留着这个孽种,日日的提醒自己,你当初是怎么背叛朕,爬上严君轩的床吗?”
第2章 何必让大家为难 “他不是孽种!”沈欢颜不怕死的反驳孪生画室,身为母亲,她绝不允许有人这么诋毁她的孩子,哪怕这个人是她深爱的男人。“阿凌,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这是我们的孩子啊!”“这种谎言我会相信吗?六个月前,我远在济州,是个瘫在床上的废物,你告诉我,怎么让你受孕!”“你不记得了吗?那个中秋夜在济州的行宫,我们……”“朕当然记得!”严君凌打断她的话,神情阴鸷,“朕永远都记得,就是在那一夜,朕蛊毒发作,痛不欲生,恨不得了断了自己!”“那你……”“想知道朕是怎么活下来的吗?张煜枫是冰凝。那个朕从来没有放在心里的傻女人。她为了救朕连命都豁出去了!”蛊惑发作的时候,他神志不清之下差点掐死她,最后还夺走她的处子之身。“而你……”严君凌越发冷漠,嘲弄是声音如同钢针一般刺进她的心窝,“朕放在心中珍爱十几年的王妃,却趁机爬上严君轩的龙床。与他恩爱缠绵,那银荡的叫声只怕整个行宫就没有人听不到的!”沈欢颜僵住了,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荒谬的话,“不,不是这样的……那一夜一直陪着你的人是……”沈欢颜的话没有说完,就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来人噗通的跪在地上,回禀,“陛下,贵妃娘娘忽然晕倒了!”严君凌面色大变,“你们怎么伺候的!”“陛下饶命!娘娘是旧疾发作,太医已经赶了过去,可娘娘疼的厉害,口中一直叫着陛下您的名字,奴才这才斗胆求见。”然后,严君凌风一般匆匆离开了,遥遥的还能听到太监尖细的声音传来——“陛下摆驾翊坤宫!”沈欢颜抱着肚子瘫倒在床上,胸口空落落的疼痛着。好在林冰凝发病的是时候,让她暂且保住孩子。然而,现实却让她明白,她真是太天真了。小太监端着药,再度逼近,“娘娘,陛下吩咐了,让奴才伺候您用药。”“不!阿凌不会这么残忍的!”沈欢颜不肯喝,挣扎着要冲出去,结果还没有出门口就被一群侍卫拦住,她拼命的挣扎,叫喊着,却没有丝毫作用。小太监又跟了上来,叹息一声,“娘娘,您又何必让大家为难杉浦太阳?”“不不不……”沈欢颜面色惨白,惊恐的模样像是看到什么妖魔鬼怪一样,她绝对不能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人这么害死!随手抄起桌子上的烛台胡乱的挥出去。侍卫们投鼠忌器,下意识的避开,沈欢颜抓住时机,跑了出去。沈欢颜抱着肚子,慌不择路的逃窜,她要去找严君凌,为什么不肯放过他们的孩子!可连冷宫的大门都没有出去,侍卫就追了上来将她围住。打斗中,肚子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一股热流从双腿间流出来,沈欢颜低头,素色的裙摆上晕染开大片的红色花朵。她一愣潘潇潇,这时一个侍卫一脚踢过来,踹在她的背后。沈欢颜重重地摔在花丛中,一口鲜血喷出来,一口气踹不上来,晕了过去。
第3章 陛下不肯留着这个孽种 哗啦——冷水泼在她的脸庞上,沈欢颜的猛地从噩梦中挣扎出来,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趴在冰凉的地板上,小腹还在一抽一抽的疼痛着,她连忙抚上小腹,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她的孩子还在。沈欢颜挣扎坐起来,抬头看着面前的林冰凝。她带着华丽的凤冠,身上穿着贵重的白狐披风,精致的妆容让她看起来恍若神仙妃子一般神魂召唤师,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看着这个女人,那段惨痛的经历再度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当年,她无意间偷听到父亲和心腹的谈话,原来父亲投入皇贵妃的阵营,司机谋夺皇位。父亲他甚至将毒药搀进她的胭脂上,想要在她和严君凌的新婚之夜毒死她的丈夫。大婚当天,凌王一族被赶尽杀绝,严君凌身中蛊毒,四肢瘫痪,成了一个废人。她为了救自己的丈夫,她只得收敛悲伤,将自己伪装成无情无义的人,联络了严君轩合演了一出戏,骗过皇贵妃和父亲,暗中安排人将严君凌送走。她费尽心血,?不惜一切,只为了给他争取一线生机。谁知道……沈欢颜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辩机和尚。这些年她晚上噩梦缠身韩智恩,白天忍受众人的唾弃。终于严君凌回来了,可他的身边多了一个重情重义的林冰凝。她沈欢颜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将林冰凝这个阴险狡诈的女人当成了心腹,让她钻了空子,以至她和严君凌走到如今的地步。“我不想看到你,给我滚!”林冰凝居高临下的看着愤怒的沈欢颜,冷笑一声,神情轻蔑,“滚?沈欢颜,看来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你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名满京城的沈家嫡长女,御口钦点的皇子妃!你现在不过是千夫所指的银荡贱妇。其实,你又何必做出这副模样?当初你选择了爬上严君轩的床,就应该想到自己会落到这样的下场!还有,阿凌已经下旨正式册封本宫为皇后。立后大典一个月后举行。如今本宫执掌凤印,母仪天下,是天下所有女子的效仿的典范!”血色瞬间褪尽,沈欢颜难以置信。母仪天下?尚且年少的时候,严君凌曾握着她的手说,阿颜是最好的女孩子,值得天下为聘。如今,他终于登上帝位,那个值得他天下为聘的女子却已经不是她。多么可笑!林冰凝欣赏着沈欢颜痛苦的模样,漫不经心的看着她隆起的腹部,“你肚子里的孽种可真是命大,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掉不了。”她俯下身,戴着精美护甲套的手指抚上她的肚子。沈欢颜下意识的躲开,她戒备无比,“不要碰我!不许伤害我的孩子!”林冰凝收回手,抽出手绢仔细的拭擦手指,唇角的笑意更加冰冷,“姐姐,你以为我不出手,你的孩子就能平安的生下来吗?真是天真了,我这个做妹妹的只要辛苦一下,教给你什么叫做现实!”林冰凝的声音一落,两个粗壮的嬷嬷冲上来,将沈欢颜按到在地上。“林冰凝,你想做什么!如果阿凌知道你敢伤害我们的孩子,他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林冰凝嗤笑一声,“沈欢颜,你是真傻吧黑道天涯!你以为本宫为什么会站在这里百姓通谱网?当然是陛下不肯再留着这个孽种了!”
第4章 生死不论 沈欢颜的脸色惨白,“不……不可能……”她用力的摇头,“阿凌不过这么做的!”“他一定会这么做!你肚子的不过是严君轩的孽种,他每次看到都会想起那些耻辱。于是,命本宫来肃清宫闱。”“你想怎么样?”沈欢颜想要躲,却被身后的嬷嬷死死的扣着。“瞧姐姐说的,我能把你怎么样?”林冰凝尖锐的指尖在她如花的面容上轻轻拂过,看着她惊恐到瑟瑟发抖的模样,心中无比快意,“本宫身为后宫之主,自当为陛下解忧长轴液下泵。既然落子汤对这孽种没有用,那妹妹只好想个其他办法处理掉这孽种了。”林冰凝甩开她,拂了拂衣袖,冷声吩咐,“陛下谕旨,罪妃沈氏失贞失节,赐杖刑一百!”“不!”沈欢颜疯了一般挣扎起来,可,她还是被人像是青蛙一样按在长凳上。两个太监手持木棍走进来。“给本宫狠狠打!陛下金口玉言,罪妃沈氏生死不论!”棍棒狠狠地落在沈欢颜隆起的小腹上。“啊!!!”沈欢颜惨叫。她很痛,可身体的疼痛根本比不上心里的痛。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阿凌会这样做……一颗心像是跌进了深渊。“住手!林冰凝你给我住手!孩子!我的孩子!”救她!谁能救救她!沈欢颜拼命的伸长手臂,可抓住的只是虚无的空气,惊惧,不安……重重情绪呼啸而来,几乎将她湮灭。鲜血自双腿间蜿蜒而出,裙摆再度被鲜血浸透细柳镇,已经看不到本来的颜色。“住……住手……啊啊啊!!”沈欢颜拼命的蜷缩着身子,像是就能留住自己的孩子一样。可身边围着千万只魔鬼,他们狰狞的笑着跟她抢夺。肚子越来越痛,那痛楚像是要把她撕成碎片一样。“阿凌……孩子……救我们的孩子……好痛……”沈欢颜从凳子上滚下来,眼泪朦胧了她眼前的视线,她拼命的挣扎着,逃避那无孔不入的棍棒,所过之处,留下一滩血印。终于,爬到门边,沾满鲜血的手用力的拍打着。“我要见严君凌!开门!给我开门!”然而,任凭她叫破喉咙,那扇房门始终紧紧闭着。血,不断从她身体里流出来,她感觉到腿间多了一团东西,骨血生生被剥离的那一瞬间,痛的她痉挛。她嚎啕大哭,凄厉的嘶喊,“啊啊啊啊!!!”所有的坚持湮灭成粉,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出来,然后,意识滑进无尽的黑暗中。“娘娘,孩子已经掉了。”“沈氏呢?”“还有呼吸。”“可真是命大。”林冰凝扶了扶头上的玉簪,漫不经心的道,“命可真大。吩咐下去,让他们给我把嘴闭紧了。谁敢在胡言乱语,本宫要他全家的命。”说完之后,林冰凝带着一群宫娥浩浩荡荡的走了。……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依旧是破旧的帷幔,守在她身边的只有青儿一个人。“娘娘,您终于醒了!真是老天保佑!”青儿见到沈欢颜醒来,几乎喜极而泣,“您饿了吧,奴婢这就帮您准备午饭。”正准备去去拿午饭,就看到虚弱的沈欢颜掀开被子,治疗湿疹小偏方挣扎着起身,只是她太虚弱了,才踩到地上就重重地摔倒。青儿连忙扶起她,“娘娘,您现在不能下床。”沈欢颜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推开她,跌跌撞撞的向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