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贞绫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注射隆胸需要多少钱中医男子给人针灸,结果女.病人…-来看小说呗

中医男子给人针灸,结果女.病人…-来看小说呗
深夜十点。
南市街旁,一名清秀男子安静的坐在路旁打着瞌睡。
他面前是张蜡黄的布,用几块碎砖压着,布上写着一排清秀的字。
“祖传医术,针灸号脉,包治百病,治不好不收钱。”
好家伙,包治百病?鬼才信!
路过的行人撇了眼,又瞅瞅摊位前坐着的年轻男子,吐了口唾沫,不屑的走开。
“娘的,又干坐一天,一毛钱都没赚到。”
秦枫叹了口气,收起胯下的折叠凳,准备回家。
这种摆摊看病说到底瞧的是面相,本就是无证经营,如果秦枫长得老中医模样,结果就不一样了,毕竟谁都不会相信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孩子会博大精深的中医。
呼哧!呼哧...
这时刘怡君老公,宗一童耳畔边传来一阵急促的喘息声。
秦枫扭过头去,微露愕色,不知何时,摊位旁站着两名少女。
借助着微弱的路灯,秦枫看清两位女孩的模样。
个子高挑的女孩有着一张瓜子脸,樱桃口,明眸皓齿,肌肤赛雪,前凸后翘。
她搀扶着的那名颇为娇小的女子也异常可爱,娇躯玲珑,肌肤粉嫩,晶莹剔透,五官精致的如出自于技艺精湛的画家之手,尤其是她的双眸,简直如同天上星辰,让人迷醉。
只是,此刻这位小美女的状态可不好,她的小腹处一条狰狞的伤口,正不住的往外溢血,精雕细琢的小脸微微扭曲,痛苦不堪。
二人极为狼狈。
什么人居然对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下手?秦枫表示痛心。
“你是不是医生?快!有没有绷带?快帮我妹妹止血!”美女满脸香汗,呼吸急促的冲秦枫道。
“绷带?没有,小姐,你麻烦看清楚,我是中医。”秦枫指着地上的布。
“中医?”美女一听,头也不回,立马搀扶着小美女转身走。
“喂...小姐,你别急着走松山健一l啊,没绷带我有药膏啊,更何况这位小姐都伤成这样了,周围最近的医院哪怕是开车也得十分钟,你如果执意把她带去医院,我觉得你直接带她去殡仪馆比较好,那样还剩了一份打车钱。”秦枫忙道。
美女柳眉一竖:“你什么意思?”
“她快死了!”
“你...那你说怎么办?”美女又急又气。
这送上门的生意,怎么能眼睁睁的看她溜走?总得开张不是?
秦枫微微一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中医这一块也有很多止血的方法...”
“那你还愣着干嘛?快点帮她止血啊!”秦枫话还未说完,便被美女给打断。
看她一副火烧眉毛的样子,秦枫摇头一叹,将别在腰间的针袋取下,熟练的捏出几根干净的银针,伸手朝小美女的衣角抓去,便要施针。
美女见状,大惊失色,急忙摁住他的手,怒道:“你...你做什么?”
“美女,施针止血啊!难道你要我扎她的衣服四季雅苑啊?”秦枫眉目一斜。
美女脸色涨红,这才放手,但神情依然警惕:“我警告你,不要占依依的便宜,否则我揍你!”
“哟?还是个暴力女?”秦枫撇了她一眼,淡道:“一针五百,概不还价!”
“只要能救依依,多少钱都没问题!”美女满不在乎,但眼里却流露出深深的不信,心中暗哼:“如果你止不了血,看我怎么收拾你!”
靠银针止血?司徒雪从没有听说过!更何况这个家伙还这么年轻,中医这一块自然是越老越厉害,这是人们潜移默化的思想,像这看起来不知有没有二十岁的家伙,撑死就是个实习的。
如果不是依依情况如此紧急,我才不在这浪费时间呢!现在只求老天爷开开眼,保佑依依了。司徒雪心中暗暗祈祷日字加一笔。
秦枫没再说话,神情淡然,衣服撩起,露出白皙细腻的肌肤,银针随着他的手指轻轻刺入小美女的腰间。
小美女流血过多,已有些神志不清,她举着星眸艰难的看了一眼,又闭了起来。
然而...
银针刺入,那不断往外溢的鲜血竟立马止住。
“成功了?”
司徒雪眼睛一瞪,好神奇!
“血是止住了,不过这位美女流血太多,还没有脱离危险,我给你两个建议,一,马上带她去最近的医院输血,不过这要花费时间配对血型,她的伤势不乐观,能不能撑住是个问题,风险太大,我个人倾向于第二个建议,就是马上带她去我家,我给她熬些药,喝了再调养几日就没事了,简单有效。”
“去你家?”
司徒雪柳眉一蹙。
“不去我家,我能在这里给她熬药吗?”秦枫耸耸肩。
“那你能保证治好她吗?”司徒雪忙问,秦枫一针止血,让她对这个年轻的小中医产生了些许信任。
“只要她不死,就能救活。”秦枫笑道,言语中充满自信。
不管了!死马就当活马医吧!
司徒雪一咬牙:“那好!就去你家!”
“事不宜迟,马上跟我来吧,多争一秒时间,病人也少一分痛苦。”
秦枫收拾起自己的摊位,赶忙前行。
但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紧接着是数辆五菱宏光的面包车飞驰而来,一阵急刹车,拖出几条深深的轮胎印,停在了道路旁。
哗啦!
面包车上冲下来三十余名男子,高矮胖瘦,个个凶神恶煞,将美女司徒雪与受伤的小美女叶依依死死围住。
“这帮混蛋来的好快!”
司徒雪脸色煞白,双眼惊惧。
“臭娘们!这回看你们还往哪跑!”一名眼角有疤的光头壮汉走了过来,看了眼司徒雪与叶依依,大手一挥,喝道:“带走!”
“好嘞,老大!”
几名男子嘻嘻笑着凑了过来。
“可恶!”
司徒雪银牙一咬,将叶依依推至秦枫。
“快带依依离开这!!”
说罢,直接一脚朝最近一名男子踹去。
砰!
男子猝不及防,被踹翻在地,哀嚎不断。
“练家子?”
秦枫轻咦一声,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脚,至少得黑带级别。
想不到这美女看起来柔柔弱弱,力量这么强暗黑帝国。
“别管这个臭娘们,先给老子把叶家那丫头带上车!”光头刀疤男凶狠说道,他之前可是领略到司徒雪的手段,这个玫瑰虽然好看,但带刺,这是大街上,还是得速战速决。
围攻司徒雪的人加大了狠劲儿,刀子、铁棍全用上。
司徒雪赤手空拳,根本抵挡不住,两只白皙如藕的手臂青一块紫一块,但她死咬着银牙,一声不吭。
剩下几个人则快步朝秦枫冲来。
“打女人?这不太好吧?”
秦枫眉头一皱,感觉到一道钢管朝自己脑门砸来,立刻扬起手,几道寒光突然飞了出去,那几名走来的壮汉立刻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走?”司徒雪见秦枫还站在人群中,嘶喊说道。
但说话的这会儿,她肩头又挨了一棍子。
司徒雪疼的倒抽凉气。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秦某人的行事准则!更何况,你们还是我的病人,我怎么能走?”
秦枫看不下去了,将叶依依朝司徒雪推了过去。
“小姐,你扶住她!”
“啊?”
司徒雪愣了传单病。
但看秦枫旋动步伐,手指在腰间一阵轻点,如同弹琴一般,紧接臂膀轻抬...
一脸愕然的司徒雪就瞧见数道寒芒从秦枫的指尖飞了出去,精准没入周围人的胸口。
霎时间,所有人都僵住不动了。
就像雕像一样!
“怎...怎么回事?你们都愣着做什么?快点给我揍这娘们啊!”光头刀疤男感觉不妙,连连后退,脸上遍布汗水。
这一幕实在太诡异了!
“是银针?”司徒雪看清楚这些人胸口闪亮之物,惊讶不已。
小小的银针,居然能让这些一米八、九的大汉停住?
这是拍武侠剧吗?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欺负两个弱女子,尤其还是这么漂亮的两位小姐,实在太不像话了!”秦枫暗暗撇了眼司徒雪,继而手指一动,又一根银针飞了出去,刺在光头刀疤男身上,刚想逃跑的他立刻如石化般。
简直跟变魔术一样!
司徒雪轻吸了口气,但脸颊滚烫不止,她怎能感受不到秦枫那炙热的眼神?
“搞定!”秦枫拍了拍手。
“他们...都怎么了?”司徒雪理了理思绪,小心问道。
“只是些中医的小把戏罢了,小姐,你还愣着干嘛?赶紧走啊!”秦枫踹了那刀疤男一脚,扭头说道。
“走?走什么?我得报警!”司徒雪赶忙取出手机。
“那麻烦你顺带把殡仪馆的电话也一起打了。”
“为什么?”
“警察一来,再耽搁一下,你基本就能给她收尸了!”
“那...那怎么办?”司徒雪慌道。
“先救人再说!”
“好!”
司徒雪点点头,压下一肚子疑惑,搀扶着叶依依赶忙跟了过去...
司徒雪秦枫的屋子就在两条街道的尽头,是一片老旧的矮房内。
自从退伍之后,秦枫就一直在这条街上摆摊,他自认为凭自己这张脸,没男顾客上门,女顾客至少会络绎不绝,绝对饿不死。
万没想到,他错了。
这一次的病人虽然麻烦些,但总算是单业务。
屋子虽然简陋,收拾的十分干净。
秦枫麻溜的找来几味中药,抛入砂锅熬制,手法娴熟,行云流水,司徒雪才刚刚将重伤的叶依依放在床上怨屋本铺漫画,秦枫这边已经开始熬制了。
“脱衣服!”
秦枫从针袋里取出几根银针,横在火中烫了烫艾露西亚,对司徒雪说。
“你说什么?”司徒雪大惊失色。
“我说,脱!衣!服!”秦枫认真道。
“你…你…你…”司徒雪脸颊通红,又惊又诧的看着秦枫:“你…休想!我才不脱!”
“你不脱?”秦枫愣了下,嘿嘿一笑:“那好,我来脱!”
说罢,人朝叶依依走去。
“你干什么?”司徒雪忙将他拦下。
“脱她衣服啊!不然怎么施针?”秦枫一脸不解。
司徒雪愣了下,这才恍然大悟。
感情秦枫是要她去脱叶依依的衣服,而不是脱她衣服。
只是…不管是谁的,都不合适!
司徒雪脸颊绯红,樱唇紧抿着,低声道:“不脱行不行…”
“不脱?”
秦枫眉头一皱,立刻明白了司徒雪的意思,哼了一声说道:“医者父母心,小姐,我是站在一名医生的角度上为患者考虑事情,请你不要总是把我当做是那种故意占人便宜的色狼看待!我现在为她扎针,是要活络她腹处那一片区域已经没有血的血管,不让它们坏死,如果你再捣乱,到时候你朋友留下后遗症!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我问你,是命重要,还是声誉重要?”
“这…”司徒雪小脸一僵。
医生的使命就是治病救人赣县中学,有些时候情况紧急,考虑的不会太多,但患者有时则不一样。
“请快点配合我的工作,不要错过了治疗患者最好的时机!”秦枫声音坚定。
司徒雪浑身颤了下,看着叶依依憔悴的面容,银牙一咬,走了过去,拉起衣角,露出些许白皙平坦的小腹。
秦枫轻轻呼了口气,面色不改的开始施针。
旁边的司徒雪悄悄打量着他,暗自腹诽。
“这个家伙看起来也就跟我们差不多大,他真的懂中医吗?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家伙倒长得很好看嘛,这个年纪他应该得在学校读书,怎么跑去摆摊了?而且那银针是怎么回事?居然能定住那些大汉,简直就跟爷爷口中的点穴一样…真是个怪人!”
接下来的工作,司徒雪倒没有太多的意见,极力配合。
不多会儿。
“好了!”
秦枫站起身来,呼了口气,走去继续熬药。
“这…这就好了啊?”司徒雪看着那刺在叶依依小腹上的五根银针,好奇的眨了眨眼:也没什么奇特的嘛。
但在这时,床上传来一阵轻呜声。
司徒雪赶忙望去,便看满脸憔悴的叶依依缓缓睁开了眼,她那小脸竟渐渐爬上一层红润,气色恢复了不少!
好神奇!
司徒雪倒抽凉气,难以置信。
这前前后后才过去多久,西医都没这般快吧?
“依依,你感觉怎样?”司徒雪忙问。
“我感觉好多了,伤口那…好像也不疼了…”叶依依虚弱的说道,声音异常好听。
“难道这个家伙医术真的很了不得?”
司徒雪心头讶然。
但看秦枫将药熬好,倒在一个大碗里,吹了几下端了过去。
“喝了。”
“嗯。”
叶依依点点头,小心接过,吹了吹,便咬着碗沿尝了一小口,快要哭出来了:“好苦!”
“良药苦口嘛,你可以慢慢喝,不急。”秦枫笑道。
“嗯,谢谢。”叶依依感激道,双眸却溢出光泽来盗墓笔记续9。
虽然刚才她一直神志不清,但朦朦胧胧间,却感受到一个宽厚温暖的胸膛放生范逸臣,那些看似凶神恶煞的人都近不了这胸膛。
“小姐,你的伤势也不轻,要不要抹点药膏?”
秦枫看了眼司徒雪手臂上的淤痕,笑着说道。
“好啊!那有劳了。”司徒雪点点头,感慨秦枫的热心。
对于这个小中医的医术,她已经有几分信任了,想着之前对这个小中医凶巴巴的,便心有愧疚。
“那好,脱衣服。”
“啊?又脱?”
“不脱衣服药膏抹哪?抹衣服上吗?”
“这个…我能不能买回去自己抹?”司徒雪脸颊通红,有些不好意思道。
“那也可以。”
秦枫点点头,麻溜的将药膏装入袋中,打包好递了过去。
“多谢。”司徒雪感激道。
“嘿嘿,也不必客气,毕竟二位是要付钱的嘛。”秦枫搓了搓手,嘿嘿笑道。
钱?
司徒雪愣了下,问:“多少钱啊?”
“算上施针费、汤药费跟膏药钱,还有在下的工钱,一共是两万一千三百元,零头就不要了,收您两万元,谢谢惠顾。”秦枫笑道,像极了奸商。
“抢钱啊!这么点东西居然要两万?”司徒雪大惊失色。
“小姐,之前你可以说了,只要能救你朋友,多少钱都愿意出,怎么现在出尔反尔?而且我这药材,那都是顶级药材,市场上就是这个价,童叟无欺!你怎么能说我抢?”秦枫义愤填膺。
“可是…两万块我这也没有啊。”
“可以刷卡,要不支付宝转账?微信?都成。”
“好吧。”
司徒雪妥协了。
“雪儿,这钱我出吧,我这里有张卡,里头的钱够用了。”
叶依依将碗放下,轻轻笑道。
司徒雪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那倒是,你可是出了名的富婆!两万块钱我还真的很难拿出来。”
虽然她家境富裕,但父母对她的零花钱可是看得很严的。
“嘿嘿,谢谢惠顾官道医途。”
秦枫赶忙掏出手机,准备添加支付宝转账。
但就在这时…
咚!
破旧漏风的出租屋大门被大脚踹了开来,一群人哗啦啦的冲进来。
“警察!不许动!!!”
……
盛华派出所。
秦枫一脸郁闷的坐在审讯室内,面前是一名有着鹅蛋脸的漂亮女警。
女警眉目如画,气质清冷,英姿飒爽,但那双严肃而冰冷的眼,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仿佛只要对上,就会被她一眼看穿。
旁边坐着一名男警员,手里捏着支笔,像是在备案,时而看看旁侧的警花,时而斜着眉头扫视着秦枫,一脸不屑。
“姓名。”警花冷冷道。
“秦枫。”
“民族。”
“汉。”
“性别。”
“你看我像女的吗?”
“少废话!”警花苏温柔一拍桌子,秋眸怒瞪着秦枫:“案发之时,你跟受害人在绿明路108号干什么?”
“受害人?”秦枫想了下,露出恍然表情:“哦,你说那两个丫头注射隆胸需要多少钱啊,她们受了伤,我身为医生肯定是在给她们疗伤啊…话说回来,美女,我也是受害人啊!”
“啰嗦!”苏温柔又拍桌子,恶狠狠道:“一,你不是受害人,二花都奇兵,你也不是医生!”
“一,完全捏造,二,我要让律师处理!”秦枫皱眉。
尽管他请不起律师。
“请律师?哼,你若是医生,那请拿出行医资格证来!真要打官司,我们可不怕!”苏温柔不屑道。
她不相信有这么年轻的医生。
这话落下,秦枫一阵沉默。
行医资格证?他就是个赤脚医生,有个毛行医资格证。
像秦枫这个年纪,顶了天就是医科学院的大一新生,真要有证,那就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