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贞绫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洛冰中医伟大的师者(三)-珞珈工作室

中医伟大的师者(三)-珞珈工作室


---纪念恩师刘渡舟老师诞辰一百周年
傅延龄傅延龄,男,1959年5月5日出生。医学博士,教授,主任医师,中医临床基础专业博士研究生导师,北京中医药大学校务委员会委员、国际交流与合作处处长、北京市高等学校(青年)学科带头人,中华中医药学会张仲景学说分会委员、博士研究会会员,北京市中医学会对外交流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评委,教育部高等学校高层次评审专家,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香港中文大学访问考官 (Visiting Examiner) 。
刘老对学生像春风,温暖和煦,生而勿杀,予而勿夺,赏而勿罚,他善于鼓励学生,为学生提供学习与锻炼的机会,让学生增强信心。1987年秋天,刘老带我去杭州参加浙江中医学院何任先生主持的《金匮要略》校注课题论证会,在讨论“胸痹缓急者”问题时,他察觉我似乎想发言,便鼓励我:“延龄,你也说二句吧。”年少气盛的我还真的自不量力地说了几句。我说“缓急”指的应该是患者的主观感觉,胸痹疼痛,伴有一阵紧缩一阵放松的感觉。我注意到在我发言时,老师始终用鼓励的眼光看着我,脸上带着他那特有的温和而善良的微笑。正是他的眼光和微笑给了我的力量,才让我不至于过于紧张而磕磕巴巴说不出话来。

刘老也善于教导学生,他的语言具有生动、形象、简明扼要的特点。《内经》有言:“知其要者,一言而终;不知其要,流散无穷。”刘老的教学就具有《内经》所说“知其要者”的特点,不拖泥带水,不散漫无边潘俊贤,不巧言多辨。多言善辨者赫利尔湖,往往有多歧亡羊之弊。钜夫师兄说,刘老教学,讲的都是干货。你看刘老的一些著作,《伤寒论十四讲》、《伤寒论通俗讲话》、《伤寒论临证指要》,语言都很简要、简洁,用一个通俗的说法是干净,并不旁征博引,并不洋洋洒洒。虽然不旁征博引,依然反映出老师的博学;不博不足以返约,不博不可能至简。刘老之为文,虽非古文所作,实有汉唐医学的朴素风格。
熟悉刘老的人都知道他平时话语不多,真所谓贵人语迟,仁者简默飞鹤航空。刘老之授课,语气温和,徐徐道来,语速舒缓而不疾躁,声调沉稳而不高亢,讲者从容,亦让听者从容;听者不仅有充分吸收的时间,而且能够尽情地享受其中智勇和尚。
刘老说中医师承,既要师父会教,也要徒弟会学。徒弟要善于领会精神,不要刻板模仿;要善于观察领悟,而不要不过脑子。记得在老师的书房,一窗冬日阳光,他给我讲过的二个故事。第一个故事是讲一位身怀绝技、年岁已高的武师,一次生了重病,自觉不久于人世,他不想把他的武艺带走,但是又站不起来,也坐不起来,于是他平卧在病榻上,手拿一只筷子,颤颤巍巍地比划着,用这样的方式向徒儿们传授武艺。师父能够平卧着,而不摆出架势教授武功吗?师父不站起来示范,徒弟怎么学?刘老说这就要求老师会点拨徕木股份,学生会领悟。学医也是如此。

第二个故事讲某画家画梅花。这位画家画的梅花,花蕊画得很好,天然去雕饰,他的一个徒弟学师父画梅花,枝干、花瓣都画得跟师父一样好,栩栩如生,可是他就是画不好花蕊,他画的花蕊看起来总是那么呆板,没有生气。徒弟狠下功夫,一笔一笔、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地画,一支笔画坏了,换上一支新笔继续画,还是画不好。他去向师父求教。师父见他已经下了很多功夫,该给他点破了。就告诉他说,你的笔画坏了,不要扔掉,就用坏了的笔画。徒弟说,笔坏了没法画啊?师父说这梅花的花蕊就是要用坏了的笔画,伍伯兰笔坏了高音哥,毫分叉、散乱,正好表现花蕊分散横斜的状态。师父这么一点拨,徒弟茅塞顿开。刘老说,师父教徒弟时,可以让徒弟自己先摸索摸索,不要一开始就点破了。让徒弟自己先摸索一番,可以锻炼学生的能力。如果早早点破,那就容易滋长徒弟的惰性,窒塞徒弟的创新精神。
在跟刘老学徒的期间里,刘老给我讲过许多个“重要”,如他说小柴胡汤重要,说苓桂术甘汤重要,说火证重要,说望诊很重要。其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说八纲重要和脉诊重要。一次门诊结束后,他一面往门外走,一面对跟在身后的我说:“八纲非常重要!”又有一次在东四国医之家看诊后回家的路上,他仿佛是自言自语,也仿佛是对我说:“脉诊太重要了!”这二次,他都只说了短短几个字,我竖着耳朵准备接听下面的话,他却停止了讲话。他一上午看过五十多号患者太累了。后来我一直琢磨这二句话的分量。我相信老师当时是在一上午看诊过后有感而发,相信那是老师从医几十年的真知灼见。

说到脉诊肽藻粉,记得我校一位中西医结合专业的博士对我说:“我怎么觉得你们中医诊脉只是一个形式,一个过场啊?”她错了!中医脉诊具有重要价值。这么多年来,我认真诊脉,体会颇深。正是老师的指引,让我坚持、固守。唯深尝才有真味;所入愈深,所见愈奇。至于八纲,说实话,早年我对八纲是不太重视的;我认为八纲不过是几条粗线条,不具体,不精细,大而化之。正是老师的那句话让我心头一惊。随着跟老师临证增多,自己实践增多,所见复杂病例增多,渐渐认识到八纲的重要性。钜夫师兄问我:你说刘老讲八纲很重要,你能说说你的理解吗?我说,刘老说八纲是大方向;在临床上,大方向不能搞错。病证越复杂,八纲越要紧。阴证用阳药,阳证用阴药;寒者热之,热者寒之;虚则补之吉维宝贝,实则泻之。这就是大方向可莎蜜儿官网。近十年来,我对虚实二纲的体会尤深潞安吧。
刘老教学生,要求学生摒弃门户之见,转益多师。还是在我当他徒弟的时候,有一次他对我说:“延龄,你啥时候去跟赵老抄抄方就好了。”老师这是点拨我,可是我当时只是诺诺小林初花,竟然没有行动。多少年来范海伦,每思及此事墨菲氏征,皆欲顿足捶胸!

刘老不仅教我们医学,还教我们如何做人。对于学生,他就是善良、谦虚、温和、宽厚、诚恳、敬恕的榜样。钜夫师兄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他说一次他与某老说起中医学院的一位教师明星医师,某老直言这位教师学问少、水平低。而当他与刘老说起那位教师时,刘老却说,老先生人好啊,临床经验多!据我所知,刘老从来不批评、诋毁其他医者,他总是多看人家的长处。钜夫师兄问我:“刘老能够取得那么大的成就和声誉,哪些因素最重要?”我答:刘老的医术和学问固然是最为根本的因素,但是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刘老的道德。我校一位前领导曾经对我说:“你的老师是我所知最为忠厚的一位老人!”我的硕士研究生导师、湖北中医学院的李培生教授也是这样评价刘老的。
我经常对我的学生说,张仲景医学是我们医家的水火谷粟;刘老的道德文章也是我的水火谷粟。偶尔有患者在我给他看过病,起身离开诊室之前,回过头来洛冰,很亲热地对我说:“你的老师给我看过病。”我明白,我之有今天,患者来看我,信任我,认可我,一定程度上,甚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是刘老的徒弟。我明白,过去许多年,直到如今,以致今后,我都在刘老光辉的照耀之下。

行文至此,我放下纸笔,抬起头来,仰望远方的天空,对着老师的在天之灵,默默地说:“感谢您,老师!”
-END-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表,禁止非法转载
往期精彩文章:
中医伟大的医者(一)
中医伟大的医者(二)
院士怒揭医疗真相:外科医生挖肉,内科医生下毒...有些病不用治也能好

本微信公众号对所有原创、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均保持中立,推送文章仅供读者参考。本公众号发布的文章、图片等版权归作者享有,部分转载作品、图片如有作者来源标记有误或涉及侵权,请原创作者友情提醒并联系小编删除。
如转载本文请注明出处,并保留作者信息,尊重版权与劳动。
欢迎关注,新文章第一时间发到您的手机上
欢迎转发,如果您认为可以帮到您朋友的话!
想了解更多?那就赶紧来关注我们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有问题请联系珞珈小助理微信ID:luojia17150309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