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贞绫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活动隔断墙丨清朝大才子袁枚与“天下名茶”武夷茶 茶道文化-上海茶业交易中心

丨清朝大才子袁枚与“天下名茶”武夷茶 茶道文化-上海茶业交易中心


尝尽天下名茶,以武夷山顶所生者为第一。
——东南风月盟主 袁枚

清朝著名才子袁枚,号简斋、随园老人,浙江钱塘人。袁枚风流倜傥,丰神溢采,被誉为性灵派代表,人称其“东南风月盟主”,不仅诗文俱佳,而且嗜茶成癖,尤其善于分析各地茶性茶质,品点“天下名茶”。
得以品尝“天下名茶”是袁枚的心愿。而在他眼里,像杭州的西湖龙井,太湖碧螺春,才属天下名茶。
当时,乾隆皇帝喜好武夷岩茶,赞其“更深何物可浇书,不用香醅用苦茗。建城杂进土贡茶猎萌,一一有味须自领”。再加上大红袍岩茶的“御封”名头,不仅让天下茶客都慕名来到武夷山,连挑剔的袁枚也动了心孟古青。
簇簇青芙蓉,对面开千朵。
颇似武夷君,着渠来迎我。

乾隆51年(1786)的秋天,袁枚过柘溪,经浦城县古楼乡进入风景如画、碧水丹山的崇安(今武夷山)。他一边赏山戏水,欣赏着一路美景,一边来到幔亭峰天游寺,寻访名茶。住持闻知这位江浙名家的到来,亲出寺院迎接,以示敬慕。
住持冲沏本寺的岩茶,斟盏献上,袁枚怕味苦,接了又随手放在茶几,含笑拜问:“茶圣陆羽的《茶经》为何没有提及武夷岩茶?蔡襄相的《茶录》记载武夷茶又有何据?”住持听后微微一笑活动隔断墙,不作回答,起身再捧盏时,却吟诵了宋代林逋的一首茶诗:
石碾清飞瑟瑟尘,乳香烹出建溪春。
世间绝品人难识,闲对茶经忆古人。
袁枚听诗后接盏而饮,顿觉茶味虽有微苦但厚重;品第二口,喉咙甘味始来;再饮第三口,心田里有丝丝香甜涌上来。他惊奇:“喝岩茶,难道要怀茶情茗感吗?”
第二天,冯天魁袁枚顺道到止止庵,道长以庵里岩茶献上,慢品细咀间李梓萌简历,对武夷岩茶的甘香格外亲切。他放下原先对武夷茶的偏见,对闽人《茶录》不再抱言过其实之嫌,虔诚问茶。道长坦诚而言:茶如人,地俗不同,饮法也不相同,茶的品种不一样,品茶方式也不一样。

后来他又一路游览到天心永乐禅寺,袁枚读着禅房里明代胡潆的《夜宿天心》诗:
云浮山际掩禅院,月涌天心透客居。
幽径不寒林影下,红袍味里夜可无浮沉的兄弟 ?
当方丈从禅房取小罐珍存的大红袍,沸水高冲入壶,献盏而上时,他先闻其香,再试其味,徐徐品啜g6002,立感通体舒畅;尝笫二盏时,便觉舌腭余甘,烦躁顿无更觉武夷岩茶既具绿茶的清香,又有红茶的醇绵;再饮时,味厚韵长,心旷神怡。
从此之后,袁枚再评天下名茶时情系我心,实事求是地把武夷茶排在首位丹尼斯·吴。他说:“尝尽天下名茶,以武夷山顶所生,冲开白色者为第一”。他的《随园诗话》里对此有详细记载:
“余向不喜武夷茶,嫌其浓苦如饮药。然丙午秋,余游武夷,到幔亭峰天游寺诸处,僧道争以茶献。杯小如胡桃,壶小如香椽,每斟无一两,上口不刃遽咽,先嗅其香,再试其味,徐徐咀嚼而体贴之,果然清香扑鼻问道外传,舌有余甘。一杯之后任仲夷,再试一二杯,令人释躁平矜,怡情悦性,始觉龙井虽清而味薄矣,阳美虽佳而韵逊矣。颇有玉与水晶品格不同之故。故武夷享天下盛名,真乃不忝金乡教育网。”


微信:teaex-sh
客服:400-632-9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