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贞绫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浓盐酸中产是羔羊也是牧羊人-水中曲

中产是羔羊也是牧羊人-水中曲

塔罗牌:五芒星
什么是中产阶级?
亚里士多德:“在一切城邦中,所有公民可以分为三个部分——极其富裕、极其贫困和中产阶级……人生所赋有的善德就应该以中间境界为最佳,处在这种境界的人们最能顺从理性。趋向这一端或那一端的人们都是不愿顺从理性的。第一类人常常逞强放肆,犯下重罪。第二类人往往懒散无赖,易于犯下小罪。”
显然,在亚里士多德看来,中产阶级其实就是在一个分层的财富体系中,位于财富阶层中间地带的那一部分人,这部分人不过于贫穷也不过于富裕,最大的美德是——没有太大的野心。就像羔羊一样,稳定、驯顺。
中产阶级在中国的舆论场中出现的频率似乎越来越高了,但却是以比较负面和可怜的姿态。有一种声音认为,在一个存在不公的社会里,中产阶级无法真正贯彻正义,他们有太多东西无法舍弃,对于很多事情只能隐忍。
在这种担忧的背后隐藏着更深层次的忧虑,改革开放40年,经济自由化的阶段性成功带来了规模不断扩大的中产阶级,但经济自由化先于政治民主化,导致中产阶级在自由市场中获得的权益缺乏绝对坚实的保障。
中国的中产阶级是有点像惊弓之鸟,前一阵子,有媒体说养老、教育、医疗,被认为有望成为拉动内需的三驾马车,引起了不小的情绪,没有人希望得知自己不得不承担的“负担”被人为增重。
但中产阶级实际上是在自行增重。养老、教育和医疗要真正成为拉动内需的支撑力量淘大象,有赖于中产阶级对于在满足“刚需“上自发追求更高的标准。
要判断养老、教育、医疗这三架马车的行驶质量,一个比较合理的观测方式是看资本市场的反映,如果相关领域大量的企业成功上市或者用过其他渠道大量吸引资金,说明行业的增长性、盈利性得到了证明。由于国内股市要求上市公司有正向盈利的业绩历史,因此这一点对于国内上市企业来说更是如此。
以教育为例,2015年以来成功上市(独立上市或者被并购)的教育企业越来越多,有专家认为,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主要有两点原因:(1)投资避险心理,(2)刚需消费升级。
2015年是A股动荡之年。但也是在2015年,教育资产证券化加速的信号高调出现了,公开报道显示,当年出现的相关并购达到28起,是2014年的两倍。教育资产的证券化被看好的主要就是其“稳健”性,单就线下教育来说,尤其是涵盖义务教育阶段的线下学校可谓是最毋庸置疑的优良消费场景。
光有风险意识还不足以造成教育资产的受欢迎,还需要货真价实的盈利潜力,需要有更多的人愿意去民营学校就读,支付较高的学费并使用各种增值服务(素质教育),泛滥的课外培训班和家长的“培训焦虑”就是一个信号,为孩子的培训耗尽心血,需要的是钱包的支撑,素质教育是较富裕的中产阶级的新刚需。
对于曾经的穷人来说群尸屠城2,在经济条件匮乏的情况下,就连义务教育的机会成本也是奢侈的,这部分人收入的增长使得原本的刚需真正兑现。
对于原本就富裕的人群来说,消费升级使得他们可以过上“云端”生活,由于这部分人群的基数越来越大,所谓的“云端”生活也开始变得没那么遥不可及。浓盐酸
在国内(不含香港)独立上市,且涵盖义务教育阶段的教育企业,费贞绫目前仅有一家——凯文教育,这家背景深厚的上市公司在海淀给富家弟子搭建了一个高度欧化的教育服务平台,教育阶段从小学到高中都覆盖。凯文学校提供各种价格不菲的“素质教育“,比如在体育方面,建设了一座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设计督造的棒球场、一个2.5万平方米的室外高尔夫练习场、几乎无所不包的体育设施还包括击剑、攀岩等项目。支付这一切的,是年均十几二十万的学费。
改革开放几十年的历史是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几十年,强加的一致在市场中解体,一个显著的,财富分层的社会已经形成,社会财富结构从沙漏结构变成了鱼形结构安羽熙,基数越来越大的中国中产阶级占据了中间位置。
也就是这群人长期占领着互联网的主流话语权。快手、拼多多的出现吓到了他们,表面上一个财富阶层在消费升级,而另一个阶层却在消费降级,但实际上泪妾,两个阶层都在进行消费升级,这是一个中产阶级队伍不断扩充的渐进过程,30年前,很多现在追求“品质”生活的新中产,也有一个不堪回首的起点。朝着同一个方向,有的人走得慢些,有的人走得快些伊尔本,但达到的是同一个目的地。
在这个目的地里,教育、养老、医疗等被认为不该“赚钱”的产业,正在获得资金的青睐。在动荡中崛起的中国中产阶级经历过残酷的社会竞争,对于代际“接力”有强烈的焦虑感,他们对于教育投入的决心是坚定的。这个中产阶级,很可能随时被昂贵的疾病所摧毁,即使是一场流感。这个中产阶级,也正在面临人口结构变化预期的恐吓,各种信息向他们暗示,由于人口老龄化的到来将军的前妻,有质量的养老很可能将会需要付出代价。
对品质生活的追求,和对品质生活丧失的恐惧,一同左右着中国中产阶级的行动闽南健康网。养老、教育、医疗之所以能被认为是拉动内需的新“三马车”,就是基于这个规模越来越大的中产阶级的心理性格,也只有在这个阶级及其之上,“刚需”才能拉动“内需”。
所以根本上,中产阶级的刚需是一种“安全感”。
而要维护这种“安全感”张胜贤,中产阶级需要的是政治民主化,民主化的途径可能是激进的,但民主本身却有着趋向于保守的力量——稳定的产权,受限的政府、难以变通的法律等等王凯丽。民主制度由于权力的相对分散而难以集中精力做大事,对于中产阶级来说,各干各的是一种安全的模式,毕竟以知识和财产撑腰,他们对于自己的利益所在有自信。
但经济学家张维迎认为先政治民主化,再经济自由化的顺序是有问题的,他注意到了一个问题——一个政治体制的建立必须依赖有相应的社会条件来支持。
事实上,即使是自由主义政治学说,对于“大政府”也并非全然持反对态度,英国新自由主义哲学家格林T.H就支持一个积极干预的政治体制。毕竟钟绍图,要完成“定向爆破”式的改革,必须要有强有力的政治能量作为支撑。
不过奥地利学派(基本反对经济干预的)经济学家的张维迎,其担心则更加微妙,他想到若是政治民主化在经济自由化之前完成了,会由于经济基础的不稳定而也主张干预经济。他的看法是:“在一个社会的变革中景帝纪事,市场化放在民主化之前通常会取得好的效果,只有当市场经济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后,才是时候通过政治民主化来巩固和完善,还要跟法制建设和经营治理结合起来。他预计到2040年左右,中国的政治民主化将有可能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