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贞绫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浙江缙云县严苍山辨治咳嗽提纲-水玉医斋

严苍山辨治咳嗽提纲-水玉医斋
一、引言
咳嗽为常见疾病之一,也是最普通的病种之一。人人都生过,人人都识得。说它轻,可使你夜不安眠,食而无味,言而气急,久咳也可以成痨。说它重,有些患者不服药也会自愈。故祖国医学内科学中关于咳嗽一病,分门别类描述得很为详细,臧健和很为重视你好树先生。但因限于篇幅,只讲一个概念,且只讲一个外感咳嗽,属病情较轻、病期较短者。但由于本人对于此病钻研得不够深入开车去西藏,有不对之处,请各位提出指正与批评。
二、定义
咳嗽是一种症状,古人对于咳与嗽略有分别史小诺,有声无痰谓之咳,因痰致嗽谓之嗽;又以气逆而为咳,痰动而为嗽。其实干咳也能转为痰嗽,痰嗽的也能转为干咳,故咳嗽两字,不能如泾渭之分清的。
三、病因
肺如华盖也。像一口钟悬在上焦,钟之鸣,有从内叩,有从外敲。肺之咳有因于内伤欢喜如初,有因于外感。如《内经》云五脏六腑皆令人咳,非独肺也。又如《金匮》所说之痰饮咳嗽。又如临床上常见之虚痨咳嗽。这许多种咳嗽属内伤咳嗽邱慈云,如钟之内叩而鸣,兹略而不谈。在此所说的是外感咳嗽,亦有许多原因。因肺开窍于鼻,司呼吸而主一身之气,又皮毛者料理新鲜人,肺之合也,有防御作用。如果风寒自口鼻而入,或自皮毛而入,皆能使人咳嗽。如春令之风温致咳,夏令之风热致咳仵德厚,秋令之风燥致咳,冬令之风寒致咳,总而称之为外感咳嗽。如钟之外撞而鸣,盖风能鼓荡五气而伤人,故《内经》称风为百病之长,兼全五气是不错的关林庙。
四、症状
气候寒温不一,失于衣服寒暖,一旦风邪客于肌表,肺气失其宣达,清肃无权,便引起了咳嗽,故咳嗽与感冒是分不开的。盖肺经本脏自病则咳嗽,涉及皮毛肌表则寒热,兹说明其症状,大概有下列几种:
1.风寒咳嗽:风寒袭于肺卫之表,可以出现鼻塞、声重、流清涕、喷嚏、咳嗽、吐白色薄痰,或则声音不扬,脉象浮紧,舌苔薄白。轻的单纯咳嗽,三四日后,症状减轻;重的七八日后才能减退。如病有夹杂与治不如法,或不知摄养,油腥生冷杂进,烟酒辛辣不忌,亦可以延久不愈。
2.寒包火咳嗽:素体火旺,肺气不清之人,或嗜食厚味与吸烟饮酒之人,乍感寒邪,寒束于表,肺热郁而不宣,或由风寒郁久化热,而寒邪未罢,其咳嗽情形一如风寒咳嗽。其不同者路畅导航官网,惟咳嗽咯痰不爽,痰色黄或稠黏,甚则掣引胸胁痛,口中干,脉浮滑近数,舌苔薄腻带黄。如果失治或治不如法,可能引起痰血、气急,不可忽视。
3.风温咳嗽:在春日所感的风温而成咳嗽。初起症状也有鼻塞浓涕我是傀儡皇帝,喉痒佛坪吧,或有隐痛,咳嗽咯黄痰不爽,甚则音嘶,头胀痛,有微汗,胃呆,神疲,甚则身热恶风,舌苔带黄,脉多浮数。
4.风热咳嗽:在夏令所感的风热而成咳嗽,此即俗称热伤风是也。其症状大概与风温咳嗽差不多,不过风热咳嗽易于出汗,易于化热,口渴喜饮为略异耳。
5.风燥咳嗽:在秋令所感的风燥而成咳嗽。初起症状干咳无痰,即有痰亦清稀而少,喉间干痒或隐痛,咳甚则胸胁引痛,口中干,脉象浮滑,苔白薄而少津壶公山。咳剧时震动血络,痰中带红,因燥气最易化火,如果蹉跎失治,可能就延成痨损,也是不应忽视的。
五、治疗
咳嗽常因其多见症状轻微而易被病者所忽视,我们医务人员也因其非关重要就不甚注意,但本人于临床经验所得,有些咳嗽很是顽固,经过众多西药、中药而疗效不显板蓝花,这是什么原因呢?拙见以为肺邪未得其门而出也。盖因肺邪如盗贼入门,先要察其为大贼、小偷。小偷只要大叫一声,就会抱头鼠窜而去;倘是大贼,非要用武器以驱逐之,不得去也。如牛蒡、荆芥、前胡等是驱“小偷”之药,而“大贼”则非麻黄不可矣。本人治咳嗽多用蜜炙麻黄,剂量不过六分至一钱,而其疗效极快,因麻黄为驱逐肺邪之猛将。凡服普通宣肺药不效,可加服麻黄二三剂即效,余于临床中屡用不爽,敢于在此强调而介绍之。兹定出几张简单的主方随症加减,易于记忆与领会,这作为我的一得之愚吧!
1.紫菀散(即《心悟》止嗽散):适应于风寒咳嗽初起。
紫菀宋时明月,桔梗,荆芥,炙百部,炙白前,陈皮,竹茹恶女帮,炙甘草。
加减:鼻塞声重流清涕者,加白芷、苍耳子、辛夷;头痛者,加藁本、蔓荆;痰多者黎氏八骏,加象贝;苔白滑湿重者大清秘史,加藿香、厚朴、茯苓;恶心者,加半夏,去甘草;咳甚不止,加炙麻黄、杏仁、牛蒡、旋覆花,去白前、荆芥;胃纳不佳,加焦白术、炒谷芽;有寒热者,加防风、淡豆豉、薄荷;肢体酸楚者,加桑枝、秦艽。
2.三拗汤:适应于风寒恋肺作咳,痰白稀、咯甚爽,服紫菀散无效者。
麻黄1.5~3g(炙用较为和平),甘草3g,光杏仁9g。
加减:形寒咳嗽、苔白者,加桔宝船网梗、旋覆、前胡、紫菀、款冬;痰多者,加象贝母、橘红、制半夏;有恶心者,去甘草,加姜竹茹、姜半夏、枇杷叶(去毛、包)。
3.加味麻杏石甘汤:适应于寒包火咳嗽,风温、风热、风燥咳嗽,其主要症状为咯痰不爽,痰塞胸口必多咳而后出者。
炙麻黄,炙石膏,光杏仁,生甘草,桔梗,炙紫菀,熟牛蒡,冬瓜仁。
加减:胸闷者,加瓜蒌子皮;气逆者,加炙苏子、炙桑皮;咳嗽掣引胸痛者,加广郁金、黛蛤散、丝瓜络;喉有痰声者,加射干;咳甚络伤、痰中带血者,去麻黄,加仙鹤草、茜草炭、黛蛤散、黑山栀、活茅根;口渴者,加天冬、麦冬、石斛;喉痛者,加僵蚕、射干、玄参、挂金灯、山豆根、桑叶,去麻黄;痰多者,加川贝、竹茹;有轻度寒热者,加薄荷、荆芥、连翘;汗多者,去麻黄;暑令热伤风咳嗽、汗多者,去麻黄,加蝉衣、青蒿、鸡苏散、鲜藿佩、活芦根;秋令风燥咳嗽、口干无痰者,去麻黄,加冬桑叶、南沙参、剖麦冬、瓜蒌仁、黑芝麻、枇杷叶膏;如咯痰甚爽、痰薄不厚者,浙江缙云县石膏不适用也;咳甚声音嘶哑者,原方加蝉衣、兜铃、胖大海,不愈再加凤凰衣、玉蝴蝶。
六、预防
1.随时注意天时的寒暖而加减衣服,夜眠如厕,须将衣服披好,在工作与劳动身热出汗时,不可骤脱衣服,以免风寒侵袭陈浥萍。
2.如遇大风时,或在春冬早晚出外,均应戴口罩,以免冷空气从口鼻袭入。
3.不与咳嗽病人接触,以免传染。
4.加强体育锻炼,以增强身体的抵抗力,可不受风寒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