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贞绫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海贼王剧场版10丧葬禁忌!千万别说纸人的坏话,否则...-游戏乐吧

丧葬禁忌!千万别说纸人的坏话,否则...-游戏乐吧


我叫毛十三,今年二十四岁,三流大学的毕业生乐凯中学,在大学浪费了四年的卫生纸后,由于在城中找不下工作,或者说,能找下的工作根本无法让我在城里生存,于是,我选择了回到我的家乡——牛家村。说到牛家村,就不得不提起我的爷爷,他叫毛顺天,传说中茅山道术的第九十九代传人。由于他捉鬼除妖很有本事,因此,和我们村中那七十几岁的老村长,“狼狈为奸”,合称“牛家村双雄!”我起初对此不屑一顾,因为我从来不相信世间有鬼,更一度认为,任何没有见过鬼的或者抓到鬼却说这世上有鬼的,都是耍流氓。所以从小到大,我对我爷爷的那行勾当并不感冒,这一点,跟我爸爸几乎极其相像。可有一次,当我爷爷说,我常年崇拜的茅山道长——毛小方即是我的祖师时,我便开始对这行有了兴趣。后来,我看我爷爷实在可怜,于是便免为其难的答应了他的无礼要求——做茅山道术的第一百代传人。那是因为,我爸给了游手好闲的我两个选择,种地,或者赚钱。我觉得我是个文人,怎么着也得干点跟文化有关的行业吧,这道术怎么说也流传中华五千年,我,我就算是为国家的文化事业而献身吧。所以,我加入了道家大行列,成为其中渺小的一员微约网。平常跟着我爷爷搞搞丧事,吹吹打打,连哄带骗,一些小钱便手到擒来。可随着时间的久远,我似乎发现,鬼怪之说并非我想的那么简单。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我跟着做的丧事多了,遇到的稀奇古怪的事也就多了。而第一件事,便是从一个棺材说起!所谓死不冥目,则成冤魂。但众生见鬼者数少,这世间有鬼一说便各有其词,我人生的第一次撞鬼经历,便是因身后的这口棺材而起。“勿回头,勿回头,阳人不走回头路陆苹,阴人莫盼回头人!”阴蒙蒙的下午,送灵的队伍走在乡间的羊肠小道上,白巾醒目、黄纸杂飞,中间一副大棺材显得格外刺眼。我叫毛十三,没有正经工作,跟着爷爷找些粗活干。爷爷就是走在前头起法念咒的老道士,我通常称呼他叫“老爷子”。此时天空阴黑,东北角刮来阵阵微风,虽然风力不大,却让人感觉寒冷刺骨。我缩了缩脑袋,抬眼望向天空,喃喃说道:“老爷子,咱还得绕多久才下葬?天快下雨了佛陀的爱。”老爷子略作思考,正欲回答。“砰!”身后突然一声巨响,我们还没来得及回头,已经有人大喊:“不好了,不好了,棺材掉了,棺材掉了。”什么?棺材掉了!我们赶紧回身,此刻却被身后的情形惊出一身冷汗,被四人抬在半空的棺材突然折了棺材棒,棺材滑落,盖顶大开,尸体直接从里面滚落在地。一身黑白寿衣、夸张的黑色钉布鞋已经扭曲,尸体以七分斜的姿势摔在地上,脸上白巾落下,露出恐怖的尸脸。喷张突兀的眼睛,蜡青色脸庞已经开始腐烂,嘴里含着的茶叶渗在嘴角,不知是出于恐怖还是怎的,我总感觉他正在死死的盯着我。我当时心里咯噔一下,棺材落地,尸首接气,这可是大凶之兆啊。走在棺材前后的亲属,当场冲了过来,跪在尸体旁边哭得又惊又吓。老爷子将手中桃木剑轻轻上抬,几步走到尸体旁撒上一圈石灰,防止尸首出壳。然而此时,天空终于应验了之前的变脸,飘起绵绵细雨,火烛、香点已经开始承受不了,老爷子大手一挥,吩咐队伍赶收拾尸体,撤回家中,尤其是端着牌的孝子,切不得让生死相前的香烛熄灭。等我们赶回家中,他又用桃木搭建四个墩子,将棺材凌空架于其上,之后,在棺材盖上摆上七盏油灯,召集三名道友,就此开始做法。我在屋外,负责去将本来准备晚上烧给死者的男女纸童放回屋内林仔仔,以防止被雨水破坏。我正忙着,扎纸的道具王老头便细声问道:“十三,你爷爷咋说?”“什么咋说?”“棺材落地啊。”王老头不屑的扫了我一眼。我无奈一笑:“他回来第一时间就去做法事了,也不让我跟着,不然我能在这收拾这些东西?”王老头面色凝重的点点头,无奈苦笑:“也对,那你收拾吧,这事儿一出,我估摸三天内是不能下葬了。”棺材落地,尸体接了地气,极易发生尸变,在这个时候,需要将尸体拉出,做法事驱怨气后,取未来三日阳光照面,方才下葬。道家之术讲究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归一。所以三日之光,能够直破地气,让尸体不再生变。王老头一直跟着我爷爷,也算懂些门道。“这大个子到底是怎么了,死也不得安宁啊。”我摇头叹息道。“死得太邪乎,可能心愿未了。”“他怎么死的?”我奇怪的问道?“你想知道?”王老头紧张的看看周围,确定没人之后,悄声跟我谈起了这件不甚为人知的秘密。在咱这农村大院子里,最高端的交通工具就是摩托车,这还是村长家才有一辆。所以,我们平常凡事基本靠吼,出门基本靠走,而村外方圆几里都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大伙除了种那几亩地,别无出息。大个子受不了这气,跟村里几个壮男琢磨着得搞点什么玩意出来,后来几个人在一个星期前相约离了村,出了这大山。结果第二天一早,大个子一行人便回来了,这大个子回来的时候只是有点感冒,他媳妇还特别熬了些药,可药还没熬好,这大个子就死了。死了?这么快?突生疾病?“鬼知道,呸,瞧我这嘴。”王老头一言有失,急忙撇清:“谁知道呢,死的很奇怪。听他们几个说,连大山都没有翻过去,当天晚上就下雨,于是找了个地方临时住下,第二天一早一伙人便回来了。”“哦?为什么?”“谁知道啊,这几个人一回来,包括死去的大个子,对这些事都闭口不谈。……十三?你干嘛呢?”正说着的王老头,突然见我眼睛盯着他身后的角落一动不动,顿时回过头去。身后,是黑黑的墙角落,虽然看不清楚,但什么都没有李泳汉。“怎么了姜沛佩,十三?”“十三?”“啊?”我从出神和恐惧中醒悟过来,但王老头有些不乐意了:“你这是看啥呢?”我晃神再次望眼角落,什么都没有,可刚才我为什么有一种感觉,好像……好像有个人就站在那个角落,听着我们讲话。“没,没什么……”我尴尬的笑了笑。王老头被我这么一打乱,心里不太乐意,不跟我继续掰了,吩咐我快点收拾东西,便出去了。他这一走,我顿感一股莫名的恐惧,可想叫住他的时候,他早已经出了屋。在农村,留着纸扎做道具的地方一般都是家里废弃的老房子。这些老房子不仅大多坐居角落,而且都是土墙堆砌,麦杆做顶,不仅低矮,而且阴暗潮湿。我一个人在屋里,感觉背后一阵凉意,我总是觉得黑暗的角落里有什么在盯着我一样,我用眼角斜望,似乎……似乎发现在我大约身后的位置,有一个白衣女人,正静静的盯着我。我猛然望去,可除了一些废弃杂物,依然是什么都没有。难道我自己吓自己?我不做多想,还是赶紧弄完赶紧撤人,这地方阴黑的很,实在不想多呆哪怕一分钟。我先将纸房纸车一股脑的放进屋里,之后又将女纸童搬进里面角落,等返身回去拿男童的之后,刚一转身……啪……一声脆响,我暗道不好。回过身见女纸童被我撞倒在地,我摸摸脑袋,有些奇怪,我明明是将女纸童放在里面角落的啊,当时怕淋雨,所以我故意将它放在纸房后,准备一起用塑料带盖上的,怎么在这?难道我刚才忙着,记得拿过来,忘记放过去了?我弯下腰,将女纸童给抱了起来,因为是纸糊的关系,拦腰不容易弄坏它。我将它放到原先所想的位置,可刚放好,我脸上笑容还没绽放便瞬间凝固了。我感觉它在冲我笑……虽然王老头刻画的时候它们的外形就是微笑,但我明显感觉它刚才冲我不一样的笑,像是一种冷笑似的。我下意识的回过头去看男童,男童依然保持固定的姿势在固定的位置,双手下垂,一副微笑模样看着我,防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这不可能啊。难道我今天出现幻觉了?对,一定是幻觉,兴许下午见了尸体真相,我虽然跟着老爷子爷混迹道场有些日头,但总归胆子还没练出来,给吓着了。我摇摇头,回身将男童抱了过来保安腰刀,临走前还特意又看了眼女童,什么都没有。确实是我花眼了?可就在我搞定一切之后准备锁门,忙着上锁关门的我,在关门那一刹那,透过门缝,突然瞥见那女童正调皮的冲我眨着眼睛。我吓的连门也没有锁,径直的跑向远处的正房。正房人多,可大部分人根本不熟,我想找爷爷,却看见在正厅的他正忙着做法事超度,根本没功夫理我。没办法,我只能在人群中央找个位置坐下来,可即便周围人声鼎沸,但我内心却孤独的像黑夜中的冷月一般。我的脑里一直回想着老屋内,女纸童的笑容和眨眼间的调皮。我没敢跟任何人说这种见鬼的怪事,因为我怕我真的是花了眼,到时候惹来别人的笑话。毕竟,怎么说我也是鼎鼎有名的毛道长孙子,要是闹这样的笑话,估计爷爷一辈子脸上无光。临近晚间的时候,爷爷从正屋里出来,满满皱纹的额头上全是汗水。他吩咐孝子准备一箩筐石灰,在乡里相亲每家门前用石灰划圈,之后又安排我拿着香去村后的竹林里,给那里的孤坟每座坟上柱香。我连连摇头,那破地方我可不敢去。里面竹林茂密,即便大白天的里面也黑得不见五指,更何况那是乱葬岗,繁亢的竹叶堆下面,没准就是谁家的坟……打死我也不去。“速去速回。”爷爷冷脸一喝,转身又进了正厅。我……我没有办法,谁叫我是他孙子呢?更何况,我还属于道场的员工,指望着老爷子每场道事给我分那三百块钱的礼钱呢,那这老板吩咐职员干点活,好像也是天经地义,在这种公私两全之下,我特么竟无言以对。没办法,硬着头皮,去呗。好巧不巧,那会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孝子是跟我一道出去的,不过很快就分开了,他去各家各户,帮人家门口撒石灰。大个子本该今天送魂,但因棺材落地,尸体无法在三日之内下葬,那么他的魂自然也送不走了。这俗话说的好,活人回家,阴人回乡。所谓阴人回乡,即是人死后,在送魂前夕,也是他以某种形式存在人间的最后一段时间,因此他会在临行前去看看生前的熟人熟物。这熟人,不仅单指亲属,也有可能是邻里邻外,所以,石灰撒门前,是为了防止夜间鬼魂串门。而我的任务,则是为了贿赂其他鬼魂,意指新魂还在,还得给“鬼邻居”添点麻烦,上柱香请大家担待一点。不过,这大半夜的,加之白天阴雨天气,到了晚上丁子玲,凉意袭人。来到后山乱葬岗时,便更感刺骨。前方黑压压的一片,除了个大概的轮廓以外,什么都看不清楚。我从怀里掏出火柴,半蹲在地,准备点根蜡烛点香。我带了足足三把香出来,主要是因为这里有多少个坟头没人知道,怕万一亏待了哪家,那就完了蛋了。“擦,擦,擦……”暗夜里,只有我擦火柴的声音和时起时落的微弱火光,在巨大的竹林轮廓前显得别外怪异。我试着点了几次火柴,一根都没着。也不知道是因为我害怕而手抖的厉害,还是晚上有风……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抬头四周扫视着,生怕有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突然出现。凉风一吹,不远处的竹林传出一阵又一阵沙沙的声音,不知是动物掠过还是什么东西,接着,竹林地面又传来一阵阵竹叶踩践之声,在这安静的夜晚里,显得格外醒耳。“呼……”一阵凉风刮过,略过竹林的草间,吹起地下的落叶,飘得我满头都是,头上更是挂住一个东西。我伸手一摸,靠……真他娘晦气,居然是张纸钱。我身体有点僵硬,甚至发冷,说实话,这地方阴气太重,别说今儿个一整天不正常,即便平常,这也是生人勿进的地方。我想赶紧弄完赶紧走人,可偏偏他娘的火柴不管事,弄了十几根,一根没着……“摩擦摩擦,在光滑的地上,摩擦……”我哼着歌,以图给自己壮壮胆子,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哼的歌都是颤抖的。“嗤……”终于,在仅剩最后一根火柴的时候,不知道是否感动上天,着了……我赶紧趁机将蜡烛点上,接着便准备烧香。可烧香有个规矩,香要每根都着,不能漏掉。可因为长物始终会参次不齐,因此需要平一下头,但规矩又是不能放地上去杵。我头疼,一大把香呢,少说六七十只是有的,这不能杵头的话,我光一根一根理顺,也得半个小时吧。在这鬼地方呆半个小时,杀了我吧?!不过,这都是我的活儿,要不干的话,糟老头不给我分钱怎么办?我虽是一大学毕业生,可那三流的大学文凭,在大城市里根本就找不到工作。就像我曾暗恋的那个妞说的,就你这玩意?办假证办的都比你这好使吴子恩。我哆嗦了半天,总归将香一一点着了。可抬眼一看黑压压的竹林,我便手心冒汗了。透过微微的夜色,我勉强可以看到竹林前头那些凸起的大小坟头,心中不免有些恐惧。上吧,老子从小五好儿童,而且是憋了二十五年之久的童子鸡,所谓身正不怕影子邪,我还怕谁吃了我。我抓着香凯佰赫战盾,每到一个坟头便鞠躬一拜,然后插上一柱子香。可有时候勇气就跟电池一样,会慢慢用尽的……随着坟头越来越多,人越来越往竹林里面走去,胆子也就越来越小,就连呼吸,也越来越微弱,生怕出了大气惊了什么东西,又怕呼吸声太大,让我听不见有什么异常声音……整个竹林里,除了我自身的呼吸声外,便只有脚下干竹叶被我踩得霹雳啪啦的声音,哦,对了,还有偶然间听得我毛骨悚然的乌鸦长鸣……“啪!”突然,我猛然立住,眉头紧锁,精神紧崩,我……我好像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而且,我刚才晃眼的时候,好像眼角也撇了那处有个白色的东西……白衣女鬼?!我脑里下意识的想到这个,也下意识的想像到身后有个白衣女鬼,正飘在那里默默注视着我……“啊……”我憋着勇气,猛然回头……我的天,什么都没有!我不由长长的舒了口气,真是吓死了。“啪!”可就在此时,身后突然又发出一阵异响,我能确定,这一次绝非是幻觉,而是真实存在。因为到现在,这股声音依然在竹林里响起微弱的回声!“谁!”我闭着眼大喝一声,企图给自己壮胆。“……”安静,异常的安静,防佛什么都没有似的,但…但我能感觉到,有个什么东西,正在轻轻的靠近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感觉我后背也越来越凉,越来越凉……“啊!!!”不知道哪里股起一股勇气,我突然猛然回身,接着便发出一声尖叫!寻堡奇遇!!一个黑黑的东西在离我身前不足一米,愣愣的站在那,可光线太暗,我根本看不清楚那玩意长什么样子。我一屁股倒坐在地上,吓得手上拿着香不停晃来晃去,企图保护自己西安杀戮。“十……十三?”就在我惊魂未定的时候,那玩意突然叫我海贼王剧场版10,我吓得更厉害了,但理智告诉我,鬼在勾魂,我千万不能答应,因此,我紧闭双嘴,就是不应声。“我,我是初一啊。”我管你什么初一十五,我只知道老子今天晚上是真的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了。等等,初一?!“初一?”我努力的睁眼想看清楚对方,但光线实在太暗了。“啪!”“啊……”我发出一声叫声,没错,老子又被吓了一跳。因为我眼前突然一亮,在黑暗中,有那么一小抹刺眼的光亮,光亮中,是略带恐怖的鬼脸……不,好像有些熟悉。“看把你吓的,我是初一啊,记不得了?”初一是我小时候玩到大的玩伴,以前跟我更是邻居,我们俩从小关系要好,如果不是前两年他们家从村东搬到村西渤海论坛,我想我们俩的关系恐怕会更好。我猛然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站了起来,想着就踢了他一脚:“你大爷的,吓死我了。”“哈哈,看把你吓得,毛道长的孙子也会怕鬼啊。”“靠,鬼我不怕,可你听过人吓人,吓死人没有啊?”我嘴硬的回了一句,又问道:“对了,你个孙子,大晚上的跑这来干嘛?不会是为了吓我吧?”“我……我饿了,找,找点吃的。”他冲我笑道。找吃的?难道是来采竹林里的竹笋?“你也真会找时间,早上来不是更好吗?”“闲着没事干官路淘宝,你呢?来这干嘛?”我摆摆手中的香,苦苦一笑:“给这里的大神们一人送点吃的。”“这么多?我帮你吃吧?不,我帮你插吧?”有人能帮我,我当然乐意,我也想早点弄完早点闪人,更何况,有懒不偷,我又不是傻的。我当即分了一大半给初一,给自己只留了一小搓:“好兄弟,一人一半。”我们俩分开行事,我依然在这处转悠,初一则到深处去“送吃的。”。有了伴陪,我心里也不在害怕,哼着小曲一坟一柱香。可没过多久,我突然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猛然回头,一个黑影又在我身后不远,不过,这一次,我仅仅是惊吓片刻,便不由埋怨:“我说初一,你回来能不能吱个声啊。”“我,我忘了。”他说话嘴里一股香味,这孙子刚才插香的时候,张着嘴插的?我扫了他一眼,妈的,实在太黑了,真看不太清楚。“你弄完了?”“完了。”“好,我也快了。”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皱起了眉头mk仔,我这三分之一都没弄完,他三分之二都搞定了,妈的,这不间接说明我懒吗?可老子明明老老实实的插着香啊。“十三,其实我今天晚上找你有事,我……”“别着急,等我插完香。”我一边说着,一边赶紧把手上的香插完,我想着晚上初一也帮我忙了,最近村里棺材落地不吉利,于是便从怀中掏出一张黄符,本想着送给初一。“那个初一啊……”我回过头,想将黄符拿给他,可转头一看,身后除了黑压压的竹林外,什么都没有了:“初一?”我喊了一声,什么回应都没有。我突然感觉冷的不行,望向周围,眼前满满都是小红点,那是香在燃着“这孙子……走了也不打声招呼。章丽厚”我急着赶回去,压根也没有看一眼远处竹林的里头,到底是什么情况。只记得那一路上,我都感觉冷得刺骨。我回到大个子家的时候,爷爷的法事已经做完,正在和道友们收拾东西。见我回来,他一边取下在墙上挂着的三清祖师像,一边对我说道:“都完了?”“完了巴萨队歌。”“这么快?”我没敢跟爷爷说是初一帮我,因为我怕挨骂。“我是您的孙子,手脚不麻利点雍女传,这不是给您老丢脸嘛。”“油嘴滑舌!”爷爷轻喝了我一句,吩咐我帮他收拾东西。我有些奇怪,收拾东西?如果一切正常的话,我们确实该收拾东西了。但现在意外发生,下葬期都还没有定好洒洒水啦,收拾东西干嘛?“大个子得在家挺尸两天,我们暂时用不着,刚好明天还有趟法事要做,快些收拾,早点回家。”“哦。”我不知道明天又得去哪,不过有丧事出法,这意味着又有礼钱可分,我自然是屁巅屁巅的帮忙收拾。晚间,我回到家里,因为整天太累的原因,我索性一觉便睡得死死的。直到第二天早晨,爷爷将我直接从被窝里踢下床。“干嘛啊。”我不满的盯着他,屋外天都还没有亮。哦,我明白了,人家都说这老年人睡眠不好,加之我奶奶去世多年,老爷子活寡守的太久,这两两相交加,嘿嘿。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