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贞绫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淮阴师范学院中医各家巧治“口甜”-汉古经方

中医各家巧治“口甜”-汉古经方


口甜与脾瘅
有个病人说,医生小强来了,我总觉得嘴里甜原来我没懂,喝药都不觉得苦,朋友说我有可能得了糖尿病,可是我去医院检查血糖又是正常的。我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你是否在临床会碰到这样的病人呢?
其实很久很久以前,我们的祖先就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他们不仅提出了是什么病,还总结了得病原因,提供了治疗方法。
《黄帝内经素问·奇病论》里有一段这样的论述。
帝曰:有病口甘者,病名为何?何以得之?
岐伯曰:此五气之溢也,名曰脾瘅。
夫五味入口,藏于胃,脾为之行其精气,津液在脾,故令人口甘也,陈启杰此肥美之所发也,此人必数食甘美而多肥也。
肥者,令人内热,甘者令人中满粉蓝丝带,故其气上溢,转为消渴。治之以兰,除陈气也。
口甜的病,内经名叫脾瘅。多是因为过食肥甘厚味,肥令人内热,甘令人中满生湿,从而损伤脾的运化功能,治疗用佩兰(一味佩兰,又称兰草汤)芳香化湿醒脾,除陈腐之气。
佩兰,性平、味辛,归脾、胃、肺经。芳香化湿、醒脾开胃、发表解暑。
一者,佩兰味辛,人吃了辛辣之品后,舌麻,味觉减弱,就不觉得口里这么甜了。
二者,佩兰化湿醒脾,解决口甜病人的大部分病机。
临床来了口甜的病人,我们可以在辩证的基础上加用佩兰。
口甜,即脾瘅病“乃湿热气聚与谷气相搏,……盈满则上泛所致”,“当用省头草芳香辛散以逐之则退”。这里的省头草就是指佩兰。
章虚谷和王孟英认为本证当分虚实论治。
章说:“脾瘅而浊泛口甜者,更当视其舌本,如红赤者为热,当辛通苦降以泄浊;如色淡不红,由脾虚不能摄涎而上泛,当健脾以降浊也。”
王说:“浊气上泛者,涎沫厚浊,小便黄赤;脾虚不摄者,涎沫稀粘,小便清白,见症迥异,虚证宜温中摄液,如理中或四君加益智之类可也。”
临床的口甜病人中,多与嗜食肥甘厚味有关廖光义。湿热和痰热最多见。少部分是寒湿类型的,脾虚湿盛类型的,脾肾阳虚类型的赛威公棚。
如万友生治口甜症:
胡某,男,31岁。患口甜症,半年不已,终日口泛甜味,小便黄赤,夜寐不安。
1969年9月4日初诊变种女狼,投以佩兰叶15克幻境迷宫,黄连5克,栀子10克,白术15克,云苓15克,猪苓10克错婚,泽泻10克。连服10剂,口甜基本消失,仅在饭后稍觉口甜而已,小便转清,夜寐渐安,守上方再进5剂而痊愈。
此例口甜半年不已鬼神童子,小便黄赤,夜寐不安,属脾胃湿热浊气上泛的实证,非脾胃不摄的虚证,故用省头草(佩兰叶)芳香化浊为主木兰诗朗诵,并佐四苓散以祛湿,黄连、栀子以清热,连服10剂而口甜基本消失。
刘宏阳治宋某,女,49岁,主诉中秋节因多吃几块月饼后,一直自觉口中甜腻,而不知食物之味甚至连服中药也觉不出其苦味。察其舌质略红苔厚腻,脉沉略数。
据上述认此证为脾瘅,属于湿热,处以佩兰,泽兰,栀子各10克,煎水代茶频饮。4天后,即诉其已有改善,口中已知药物之苦,又继以上药10剂续服,10天后病人诉其口中甜腻已去。

再来看一些医家关于口甜的治疗经验陈天骄。
(1)清代林佩琴《类证治裁》脾热则口甜,用泻黄散加佩兰。
(2)唐容川《血证论》口甘是脾热,口甜用甲己化土汤(白术,甘草)加天花粉、茵陈、黄芩、石膏
(3)清·何梦瑶《医碥》口甘是脾热藕夹的做法,用白芍,栀子,佩兰,天花粉,黄连治之。
(4)《世医得效方》中记载:口苦掐侠溪,口咸按涌泉,口淡足三里,口甜阴陵泉,口酸摩下脘,口涩点劳宫。
关于这些经验的运用,论坛的李玉新同道就曾用泻黄散加苍术三剂治好了同事的口甜证。淮阴师范学院当然这也是湿热的症候。
还有一些辩证寒湿或脾虚湿盛,用健脾法治疗,有的辩证用参苓白术散治愈,有的辩证用七味白术散,理中丸等加减治愈的。
最后附上叶天士老师的医案共同学习
《临证指南医案》卷六 脾瘅
某 无形气伤。热邪蕴结。不饥不食。岂血分腻滞可投。口甘一症。内经称为脾瘅。中焦困不转运可知。(中虚伏热)
川连 淡黄芩 人参 枳实 淡干姜 生白芍
某 口甜。是脾胃伏热未清。宜用温胆汤法武城二中。
川连 山栀 人参 枳实 花粉 丹皮 橘红 竹茹 生姜
口甘一症。内经谓之脾瘅。此甘。非甘美之甘。瘅即热之谓也。人之饮食入胃。赖脾真以运之老鸹撒。命阳以腐之。譬犹造酒蒸酿者然。倘一有不和。肥甘之疾顿发。五液清华。失其本来之真味。则淫淫之甜味。上泛不已也。胸脘必痞。口舌必腻。不饥不食之由。从此至矣。内经设一兰草汤。其味辛。足以散结。其气清。足以化浊。除陈解郁维度战记。利水和营。为奇方之祖也。夹暑夹泾之候。每兼是患。以此为君。参以苦辛之胜。配合泻心等法。又如胃虚谷少之人。亦有是症。又当宗大半夏汤。及六君子法本间芽衣子。远甘益辛可也。(邵新甫)
脾瘅症。经言因数食甘肥所致。盖甘性缓。肥性腻。使脾气遏郁。致有口甘内热中满之患。故云治之以兰。除陈气也戴南论坛。陈气者。即甘肥酿成陈腐之气也红牌太监gl 。夫兰草即为佩兰。俗名为省头草。妇人插于髻中。以辟发中油秽之气。其形似马兰而高硕。其气香。其味辛。其性凉。亦与马兰相类。用以醒脾气。涤甘肥也。
今二案中。虽未曾用。然用人参以助正气。余用苦辛寒以开气泄热。枳实以理气滞。亦祖兰草之意。即所谓除陈气也。此症久延。即化燥热。转为消渴。故前贤有膏粱无厌发痈疽重生中考后。热燥所致。淡薄不堪生肿胀。寒湿而然之论。余于甘肥生内热一症。悟出治胃寒之一法。若贫人淡薄茹素。不因外邪。亦非冷冻饮料停滞。其本质有胃寒症者。人皆用良姜丁香荜茇吴萸干姜附子等以温之。不知辛热刚燥能散气。徒使胃中阳气。逼而外泄。故初用似效。继用则无功。莫若渐以甘肥投之华婷婷。或稍佐咸温。或佐酸温。凝养胃阳。使胃脂胃气日浓。此所谓药补不如食补也。又有肾阳胃阳兼虚者。曾见久服鹿角胶而愈。即此意也。未识高明者以为然否。
▍版权声明:
○本文摘自百草居。版权归创作人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