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贞绫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温州鼓词中医治产后发热恶露异常,一文读懂-恒泰推广

中医治产后发热恶露异常,一文读懂-恒泰推广
产后发热,尤其是产褥感染,是产褥期最常见的严重并发症,为危急重症,至今仍为产妇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今介绍以中医药治愈此类危重病的具体病例,并作一点相关分析湘阴天气预报,供同道临床参考。
一本人治验产后发热恶露异常实案
方某某 女 27岁
1995年8月25日下午,产妇双胎孕36周急产入县妇幼保健院,入院后产口已开3厘米,体温38℃,晚上20时,21时分别分娩。
8月26日11:30/Am查房记录:血检Hb:98g RBC :3.4×1012/L WBC :18.2×109/L N: 87% L: 13%。查房后,给予氨苄青霉素、庆大霉素静静的嘛呢石,分别静脉滴入。阴道出血不多,密切观察!
8月27日 10/Am查房记录:产后第二天,体温T38℃,昨晚产妇自感烦躁,睡眠差,宫底脐下一指,给予继续补液吸血蚊成长记,在原有抗感染的同时,现加入灭滴灵250ml+氢考100mg 分别Vgd
8月28日 3/Pm查房记录,产后第三天,体温低热,彭程程阴道流血不多,宫底脐下一指,继续抗炎补液、缩宫等治疗南新管业,请密切观察病情!
8月29日血检:WBC:16.8×109/L N : 88% L: 12% 尿检:淡,黄色,清,酸,蛋白(—) 镜检WBC少许,上皮+,血检抗O+RF因子:ASO阴性,RF阳性。邀请县人民医院西医主任医师会诊,决定抗炎改用先锋4和丁胺卡那。
9月1日,口腔粘液:找到霉菌(+) 血检WBC:16.2×109/L N :87% L: 13%
9月2日邀我中医会诊
大产后第九天,寒热不断,虽在热天仍无汗,产后西医一直予以输液抗菌和缩宫治疗,但仍下瘀少,白计分仍在16×109/L以上,中性80%以上,下腹扪及块状物,触痛,舌下经络紫瘀明显,苔薄白,脉弦。拟以生化汤为基本方,参证辨治,予以活血化瘀兼以疏表清热解毒。
全当归10克 川牛膝7克川芎6克
赤 芍12克 干姜 4克红花7克
香茹10克苡仁米15克败酱草15克
银花15克益母草 10克
贰剂
9月4日 复诊,中药服后,即开始有汗,热逐退,同时下黑瘀水一些,产妇谓“人舒服多了”,扪下腹,已无块状物洗衣歌原唱,无压痛客官不可以。复查血象:WBC:12×109/L N:70% C:30%。温州鼓词中药应效,守原方出入调理之。
全当归10克 桃仁9克 苡仁米15克
益母草10克 查 饼10克 败酱草15克
银花15克 炮姜4克 炙甘草6克
服4剂后痊愈出院
按:一般产后24小时之后至10天内出现体温≥38℃,大多数情况下表示有产褥感染。除发热之外,常伴有恶露异常和小腹痛景旭枫,尤其是恶露异常,王淑贞《实用妇产科学》中指出,“约有1/3∽1/2产褥感染,首先出现的症状并不是发热……死于阴道分娩后败血症的患者,首先出现的症状是恶露异常。”所以“产后三审”把先审腹痛与恶露至于首位!
本案产妇,入产院分娩时就发热,而且“阴道出血不多”。考虑产褥热,首先必须予以抗菌消炎,故用氨苄青+庆大霉素韩小陌,输液治疗。
三天后,产妇还发热,白计分还高何沛函,恶露也不多,故请县医院主任医师会诊,作了一些相关检查,决定选用先锋霉素+丁氨卡那足量抗菌,激素和缩宫药亦继续应用,至产后第九天,病情依然,没有转机,可见此产妇病情复杂。
我参入会诊时寒热无汗金菩提上师 ,恶露少为主症。产妇虽没有腹痛,但扪及下腹有块状物,且触疼,舌下经络紫暗,证明下焦有瘀阻。
恶露与感染并存,瘀热互结。此时虽然输液抗菌消炎很重要,可控制感染,防止菌血症,但恶露未排,感染难消,病邪(细菌)附于恶露,以为温床佳壤。反之,若排除恶露,则有清疮之效,感染才能彻底治愈!
根据病情及病理辨证论治:产妇恶露必须顺利下去,现患者下之甚少,下腹又有块物触疼,此为下焦瘀阻內实症,当化瘀泄下为主,用生化汤加减,加以牛膝等以下恶露;兼以银花,败酱、苡仁等清热解毒。
产后一般腠理开,现处热天更当有汗,但患者无汗,显表实证,故佐以香薷疏表。
患者服此中药后,即有汗出,同时下黑色瘀水很多,说:“人感觉舒服多了!”血白细胞及中性随之下降。可见此中医药果然取得了“一剂知大齐通宝,二剂已”之佳效!
历代中医治疗产后发热,恶露异常的验案颇多。今摘取新安医家的两则验案,以作参考和佐证:
二许豫和治验产后发热腹痛案
胡依莲先生孙媳,产后五朝,发热腹痛,小便不利,脉弦大,唇红面赤,目怒心烦,少腹胀痛已极,昏闷者数次。拟破恶利水并用。
丹参 10克赤芍 3克 车前子3克
桃仁 3克元胡 3克 木通 3克
归尾 3克 泽兰 3克 枳壳 2克
红花 3克 柴胡 3克 琥珀末 3克
升麻 2克
夜半进药,天未明恶水并行而解!
三程敬通治验产后发热案 并附后人注释
右 五月二十三日方
诞后受阳风,……毋拘成方
酒炒当归10克 煨石羔 12克 益母草 10克 败酱草 5克 炙甘草 5克
程曦曰:诞后受风,不离乎古拜;瘀阻不离乎生化……针经云:“春青风,夏阳风。阳风者热风也” ……方以石膏清其热,炙草润其燥,归母去瘀生新,败酱破血清热。
江倬曰:窃思阳风当是暑风,所以用介宾之玉泉饮以清暑热,即石膏、甘草是也,其余诸品皆生新去瘀之需,标本兼医,未始不为妥善。
内经云:“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上工治未病。”“治未病”是中医的基本理论和学术思想,未病先防,既病防变,为中华民族的健康做出重要贡献。产后应积极防治恶露异常。历来传统中医和民间习俗,产后给服生化汤二、三剂,就是可贵的治未病之举。
生化汤原由清·傅山拟定,由全当归、川芎、桃仁、干姜、甘草五味药组成。具有养血祛瘀、温经止痛功效。传统用于血虚寒凝,瘀血阻滞所致产后恶露不行,少腹冷痛等症。
现代药效学研究表明:生化汤不但有增强子宫平滑肌收缩作用,还有改善血流变,降低血管内皮细胞黏附分子表达、促进血管新生等作用。现代临床常用于辅助流产,治疗产后发热,恶露异常,不全流产等证。
总之,从:“治未病”考虑,现代妇产科临床也应继承中医药这方面的优势,产后服二、三剂生化汤,或参症加减,这于产后的康复和防止瘀热交结是大有益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