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贞绫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游族中兴“芯”制裁,早该敲醒中国制造“繁荣”的自我陶醉-精造

中兴“芯”制裁,早该敲醒中国制造“繁荣”的自我陶醉-精造

纸面繁荣,中国制造的疮疤,终于被美国对中国通信企业中兴“芯”制裁,血淋淋地撕开了。
4月16日,美国政府禁止中国电信设备厂商中兴通讯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技术,。美国商务部已经确定,中兴通讯在2016年至2017年间曾向商务部产业安全局做出虚假陈述,涉及“该公司当时声称其正在采取的、以及已经采取的、针对高级雇员的纪律处分。”随后,英国国家网络安全中心发出新的建议,警告该国电信行业不要使用中兴的设备和服务。
昨天(4月17日),中兴通讯(000063)被停牌。招商电子发布报告称,中兴通讯的禁运事件,对于通信产业冲击较大,也敲响了半导体产业的警钟,自主可控不仅仅是口号,而是涉及到国家安全,国计民生的要务。目前,中兴通讯的三大应用领域里,芯片门槛最高的板块是RRU基站,这一领域要想实现国产替代,需要较长时间。光通信和手机产业链门槛相对较低,一些细分领域的国产芯片方案甚至于成为了国际龙头,但整体来看,还是偏低端应用。
日本野村证券分析,截至2017财年,美国产零部件估计占中兴通讯原材料总成本的10%-15%。由于在短期内难以找到替代零部件供应,如果禁令在整个七年内实施,该公司的供应链可能会中断。
中兴“芯”事件,终于暴露了中国制造的短板。媒体发表《基站芯片自给率几乎为零,中兴禁运事件敲响半导体产业警钟》的报道,让更多人看到,不是只有中兴缺“芯”,华为等一样处境。
在全国各地的《工匠精神》演讲中,我每次都要提中国制造的三种病:心脏病(发动机靠进口)、软骨病(新材料靠进口,甚至像制笔行业的油墨、笔头钢都要靠进口)、神经病(电子元器件、软件),再怎么呼吁,依旧抵挡不住靠进口来钱快的风气。中国制造不肯在自主研发上投入金钱和精力,懒惰的惯性发展到今天,美国也好、日本也好公祭黄帝陵,随时可以一剑封喉。
不知中兴“芯”事件,能否彻底扭转低端制造的局面,能否让工匠精神真正融入到民族血液里。今天,来回顾一下我在《工匠精神——开启中国精造时代》(2016年4月出版)一书中谈及的问题,节选自第一章《中国制造怎么了?》。本节出版时有大量删减,下为原文:

别让山寨毁了中国制造大脑
知识产权保护这道防火墙,一旦失灵,毁掉的不仅是中国品牌的国际声誉,最为可怕的是把中国制造的大脑扼杀了,企业在研发上投入少,导致人才流向美欧等发达国家,让强者恒强。
全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在2015年底的一场制造业创新论坛上给出一组数据:当前,中国虽已掌握了不少行业核心技术、关键技术,但这些技术对外依存度高达50%,比国际公认发达国家的技术对外依存度小于30%要高。尤其在一些高端产品的开发领域,70%的技术要靠外源技术,重要零部件、基础元器件 、关键新材料80%依赖进口。
用一个更为形象的画面来解释上面的数据,就是2015年中国抗战胜利大阅兵。这场全球总计有14多亿人观看现场直播的阅兵仪式,直播的所有镜头都是由日本摄像机拍摄,电视转播设备均是日本索尼的,检阅车上的话筒是索尼850系列,拍合影相机是三台佳能、两台尼康,全套系日产。在观礼台上李长春手中用来摄影的单反相机也是日本品牌。
一场阅兵,以另一种方式,检阅出中国制造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也有观点认为不能一味妄自菲薄,中国在高精端领域,如高铁、火箭、飞船等都能自主研发了。针对这样的看法,摄影爱好者反击白狐简谱,数码单反是集光、机、电一体的尖端精密仪器,对电子,机械,材料,光学,加工等技术要求很高,能造数码单反的国家比能造人造卫星上天的国家还要少。很多技术至今只有日本掌握,如自动对焦。单反和发动机比较类似,是一种反复使用的精密设备,这比一次性的火箭、导弹、飞船等难度要大很多。至今中国的发动机技术仍是短板。
如果看看中国企业对研发投入的水平,就能明白与国外差距如此之大、到处短板的成因:中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研发投入,约占销售收入的0.9%,发达国家企业的这一比例平均为2%。2014年,普华永道思略特咨询发布的《2014年全球创新1000强研究报告》显示,在1000强企业中,研发支出最高的多为北美、欧洲和日本公司。
真正能与国际品牌进行竞争的中国企业,与国际同行相比,研发投入也存在差距。如华为是8.9%,美国的微软则是14.6%;中国东风汽车为2.1%,日本丰田为3.6%,德国大众为5.2%。
从平均值到特殊个体,中国制造的大脑发育都处于营养不良阶段。研发不足之外,科技转化率也处于较低水平,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晓强曾在2013年公开表示,中国的科技成果转化率仅为10%左右,远低于发达国家40%的水平。中国制造的先天不足再加后天营养不良,遇上知识产权保护缺失,让山寨之风横扫全国,价格低廉品质残次的山寨产品,在改革开放后短短30多年时间,快速创造出一个虚胖的数据78挂靠网 , GDP世界排名第二。
即便那些号称民族品牌的企业,研发大脑也处于休眠状态。日本研究学者白益民在一次讲座中就公开指出,中国品牌只不过是一个壳。他以那些家电巨头长虹、联想、海尔、美的等为例:长虹,曾经高举“民族电视产业”的大旗,但长虹第一条生产线是松下提供的。长虹从来没有离开过日本,倪润峰时代,企业领导三天两头往日本跑,去采购零部件。联想到处炫耀收购了IBM的PC部门,但收购IBM 的主意是谁出的?日本人。收购后的联想发现原来 IBM 是由日本生产的电脑樱花红破,由大和实验室设计。IBM 的第一台笔记本电脑,就是大和实验室做的。联想 thinkpad 所有产品都是大和实验室做的,只是贴了联想的牌。海尔做冰箱、洗衣机、空调,但空调、冰箱,最重要的部件是压缩机。是谁给海尔提供的呢?日本大金。包括美的在内的所有空调厂家,基本上全是日本提供冰冷的阵雨。中国品牌做的是一个壳。
2016年,长虹公告2015年净利润亏近20亿。今日之亏,主因还是长期依赖进口生产线导致。从公开信息看,倪润峰时代结束后,长虹发展路径依旧是依赖进口,上马等离子生产线婚姻反击战。当时的背景是,日本的家电企业东芝、索尼、富士通都在退出等离子电视。2005年下半年,长虹董事长赵勇秘密与日本先锋公司商谈合作,未果。2006年10月,长虹集团控股的四川世纪双虹投资9990万美元并购SteropeInvestm entsB .V 75%股权,从而间接持有韩国第三大等离子制造商韩国欧丽安Orion PDP75%的股权,曲线获取等离子核心技术。宗一童讽刺的是,2007年等离子生产线上马时,长虹号称2008年生产线投入使用后,拥有相当于目前世界排名第五的日本先锋公司的生产能力。当年吃了日本先锋公司的闭门羹,却用这种方式还击。后果是什么呢?长虹为等离子生产线,专门合资成立的公司虹欧,2012年亏损7.38亿元,2013年亏损3.47亿元,2014年长虹宣布等离子生产线停产,最后作价仅为6420万元出售。前后10年折腾进去40多亿元人民币,换来低价售出。
和长虹一样,中国另一彩电巨头深康佳2015年的业绩预告也是亏损,为12亿~14亿元。业内分析,传统家电亏损的另一原因,就是国家相关部门要求返还节能补贴资金包胡尔查。暗含的信息是,政府动辄几个亿的补贴,都没有让中国制造的大脑强大起来。脱离进口技术与国家补贴,民族品牌更加弱不禁风。
因此,大不等于强。面对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时,2015年5月8日,中国公布《中国制造2025》,为制造强国提出了三个十年战略规划。关于战略出台背景,规划文案清晰地指出:我国仍处于工业化进程中,与先进国家相比还有较大差距。制造业大而不强,自主创新能力弱,关键核心技术与高端装备对外依存度高,以企业为主体的制造业创新体系不完善;产品档次不高,缺乏世界知名品牌;资源能源利用效率低,环境污染问题较为突出;产业结构不合理,高端装备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发展滞后;信息化水平不高,与工业化融合深度不够;产业国际化程度不高,企业全球化经营能力不足。推进制造强国建设,必须着力解决以上问题。
习惯了快速实现繁荣表象的中国企业,再不刹车减速慢行补短板,将与发达国家制造的差距继续拉大,制造强国的规划也只能停留在纸面。
中国制造缺“芯”、缺“大脑”,缺……是中国人笨吗?
不是的。
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在第二本《工匠精神——精造企业崛起》中有一章,用一位80多岁老工匠的一生,指出了原因:没人重视原创。可点击阅读。全文较长,若想节省时间,可看下文:
80岁万能工曹立熹,不为官,只为匠
不为官,只为匠
不为官,只为匠的曹大爷,52岁那年,一怒之下,提前退休。
本人因从1975年参加催化剂研制以来,处于当权者四次换人,几次在艰难中努力创建的模具研制组也三起三落,中断多次。在创建中能同心协力合作搞科研游族,重点有牺牲自我精神者,也各奔前程,而本人坚持至今也毫无扭转现状之力,因此只能对天长叹!科学技术是生产力、是商品的当今中国,把对人类有益无害的环保成本及产品,放在几片证书或奖状上,以领导者个人所好……把这一吹糠见米的东西放在以便发霉而自毁……这些工厂中有文化者有权势者一点儿也不痛心……
我本着个人的一点影响,多次向官儿们反应请示,结果石沉大海。作为创始者之一的老师傅也闭之门外蔡昌健。左思右想,我这一个连干部都不想当的高级钳工非搞催化剂不可么?一气之下就写了退休报告,告别催化剂去实现自己的钳工价值,用自己的硬本事去独立奋斗重新做事……
偶然一次交谈中汤博乐,谈到因催化剂一事把我十多年的功夫及大好的中年时光给耗尽了。可是,某某某对此有兴趣,曾想以私人方式投资搞此项环保工程。从今天的政策来分析泰欣生,是完全可行的。我在交谈中见某某某有诚意,本着信誉及我的处事原则——认真处事及对成果负责之因,特将催化剂的研制、发展、技术诀窍等方面用集锦的方式,把二十多年的努力得来的财富写给某某,做到我的这点贡献是不容易的,希望珍惜它,把它变成现实。但愿在我的参谋下和某某某的主持下,使催化剂由成果到生产的历史巧合、再由催化剂的生产到腾飞,再出现一个新的历史巧合:以私人来办这项工程可更广泛地使参加人员发挥其效能。希望主持者不要盲目,决心一下就要有毅力一干到底,干到高效率的催化剂再中国大地上广泛使用……
这是我翻看曹大爷的钳工教案蜡笔小小生,发现的一个报告《蜂窝陶瓷催化剂集锦》。泛黄的纸张上,显示这是“1988年7月17日-19日完成,8月20日审阅”的文字杀价帮,封面还注明“未经本人许可不得翻印及抄录”。
这份他用钢笔写的28页信纸的报告,里面提到了他因何退休,更多的写了催化剂研制过程、从出成果向生产过渡的快速诀窍、存在停滞不前的重要原因、发展方向的探讨等5部分。
原来,曹大爷作为所在工厂技术水平最高的工匠,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接到工厂任务,研制用于汽车尾气处理的蜂窝陶瓷催化剂。历经13多年时间,既搞科研,又培训了一批批技术骨干。
他和徒弟们不舍昼夜打磨出完美的蜂窝陶瓷催化剂载体,正准备投产时,全国一下子变了风向,工厂把他们的成果弃之不用,引入国外生产线。十几位工匠,多年钻研的工艺,就此被抛弃。由此,中国汽车尾气处理装置长期被国外技术垄断。他的工艺小组被解散,退休时连房子都没有分到。如今和老伴的居所,是老伴学校分的教室宿舍,他把阳台布置成了工作间,在布满工具的台面上,叮叮当当捣鼓出了两项球拍专利,再也没和人说起那段令他伤心绝望的事情。
“中国人聪明,我们不是做不出来,是没人重视哇。”老工匠向我提起这段历史,捶胸顿足。至今,他还保留着研制催化剂过程中,历经多少反复,才做出的完美六面体催化剂。
曹大爷提前退休,他手下的徒弟,那些曾让他倾注了无数心血的万能工们,也被湮灭在快速致富潮流中。他的徒弟,有的迫于养家糊口,不再干钳工。他惋惜却也理解。坚持下来的钳工,现在都成了业务骨干,还有位徒弟当了厂长。他自豪又喜悦。退休后的老工匠,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还为一家工厂做过航天员玩具模具。他最为自豪的是,航天员玩具可组装、拆卸,仅头部小小的面罩都可以拆卸,在当时,大多数国内的玩具厂还做不到这种水平。
老工匠和徒弟走过的钳工路,浓缩了历史,镌刻着社会认知变迁。社会万变,为匠一生,什么才能留存下来?创新当前,如何行动?